[王喻]宵夜禁止条例

老王生日快乐!我赶上了!

· 查了万年历,世邀赛那年闰六月,七夕在八月末。所以我们就当文中使用的是平行宇宙的历法吧【


世邀赛的第二个比赛日恰好是七夕。第二天中国队轮空,天时人和,可惜没有地利。

游戏宅男们此时身在异乡,不仅没有节日气氛,门外还有粉丝和媒体凶猛。因此他们只好选择“克制地、有计划有节制地打打游戏”(叶领队语)。当然脱团狗还是可以给单身狗派发狗粮的,因为他们中的有些人可以和对象肩并肩地打游戏。

王杰希和喻文州现在就在这么做。中国队住的酒店是一座巴洛克风格的小楼,侧面有一道精致的铁艺楼梯蜿蜒而上,他们现在就在中间的缓台上。藤编的小桌并排摆了两台笔记本电脑,难免显得拥挤,他们操作时手肘也时不时互相碰到,然而两个人默契地都没有起身把椅子拖到对面。

在瑞士上国服有延迟,酒店的无线信号又飘忽,排随机本对队友心脏不太友好。他们商量了一下,开了个房间竞技场。

喻文州拿的是个剑客。毕竟和剑客搭档了若干年,操作起来很流畅。王杰希则拿了个牧师。

喻文州看看55级牧师的系统脸,再看看一脸坦然的王杰希,“诚意呢?”

王杰希摊开双手以示无辜,“这个电脑包里只有一张卡。”

要么只有回房间换卡;然而反正也是消磨时间,剑客打奶也是打,打魔道也是打。毕竟竞技场这东西本质其实和恋爱约会一样,类比一下就是重点不是打什么,而是和谁打。

喻文州的剑客也只有55级,很多高阶技能没法使用。小剑客一招逆风刺把牧师的血条压下一截,很快又被治愈术拉了回去。他倒是没有什么读条职业乍一换近战的惯性,一直利用牧师腿短的缺陷缠斗,力求贴身。王杰希应对的也很有余裕,然而奶妈的攻击技能几乎等于没有,CD时间又长,两边就在血线上来回拉锯。

王杰希终于卡住节奏打出一发神圣之火,喻文州的剑客刚要放出银光落刃,一时躲闪不及。

5秒持续伤害之后是3秒封印。王杰希的下一个技能已经吟唱完毕,牧师扬起了十字架。然而这个时候,技能的光效突然停止。

他卡住了。

判断不出来是因为延迟还是网速。王杰希淡定地双手离开键盘,等。

3秒封印时间早已经结束。喻文州那边键盘敲击声还在响,王杰希侧头看了一眼,发现他正360度无死角地对着那个卡成自由女神像姿势的牧师截图。

“你要干什么?”王杰希问。

“做表情包。”喻文州手下不停,“配字就写……”他把屏幕转过来,“嗯,‘欧气照耀世界’,怎么样?”

“……”王杰希冷淡地转移了话题,“换地方。你那信号好。”

喻文州并不戳破他,露出一个气定神闲地微笑,任由他站起来挪电脑。

等两台笔记本重新摆好,喻文州起身坐到旁边椅子上。王杰希的牧师还卡着,可能信号并没有因为移动了十几厘米而变好一点。

他凑过去,研究了一下此时牧师的第一视角,带着点好奇问,“这卡哪来的?”

之前竞技场的时候他注意到这个账号的技能键位设置都符合王杰希的习惯,不像是俱乐部的卡。

王杰希回忆了一下,“应该是之前有一次方士谦作妖,说只要我能拿牧师打赢他的魔道,他就管我叫爸爸。”

“这很方神。”喻文州边笑边评价,“然后呢?”

“然后我就输了,这么打赌明显是我吃亏啊。”王杰希说,“他气坏了。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想管我叫爸爸。”

“你本来就不一定能赢。”喻文州揭穿他。

“是。”王杰希坦荡地承认。停顿了一下,他又问道,“你那张剑客呢?”

他也有点好奇,这张卡的键位设置绝对不是喻文州的习惯,但也不像黄少天。

“这个啊。”喻文州回答,“这是有一次少天和我……”

他被打断了。叶修从楼梯走下来,捧着一摞资料,纸堆上还有个保温箱,一边维持平衡一遍还有闲心说话,“造谣传谣犯法的啊文州。我老远就看见了,那卡明明是我输给你的,和黄少天有什么关系。”

他走下来,把保温箱放在地上,资料摞在桌上,手指在上面敲了一下,“不着急,明晚之前看完,今天你们可以尽情二人世界。”

“你就不能拿个U盘拷过来。”王杰希很嫌弃。

“都是图,笔记本小屏幕开不下,你房间的台式机一开绝对死机。”叶修解释,说完看着喻文州,“继续,你刚才想说什么呢?”

“我说,这是少天和我有一次和叶修打赌赢的。”

叶修做恍然大悟后又义愤填膺状,“我说怎么输了!不地道啊文州,说好了solo,结果你转头就去找少天加buff,心太脏了。”

王杰希问,“你们赌的什么?”

喻文州给他解释,“国安恒大,赌身上最值钱的东西。”

王杰希懂了。

黄少天,国安第一毒奶,一奶必中,绝无生还。

“所以你当时身上最值钱的就是这玩意?”王杰希指了指那张账号卡。

“什么'这玩意',你这态度不行,礼轻情意重懂吗。”叶修说,“我那不是掉了钱包在网吧等沐橙来救,身上就一烟一卡。烟他不要,卡我出门就快递给他了。”

“发的顺X到付。”喻文州冷漠,“55级剑客,身上全是紫装。”

“你应该要他全身上下所有衣服,让他裸奔回去。”王杰希说。

“这个没问题,对面就是商场。”

“一年逛两次海X之家,每次都有新感觉是吗。”喻文州的语气听起来是在表示同情。

一波双打迎面而来,叶修仍然很有余裕。他指了指王杰希那个仍然卡着的牧师,哼了一声,用语气配合两个字极尽了嘲讽之能事,“牧师?”

“你看不起牧师我能理解,毕竟是荣耀第一弃疗之神。”王杰希水波不兴地反击。

“不敢不敢,怎么能和你药家士谦儿竞争上岗。”

“他那是性格上的弃疗,你是人格上的弃疗,领域不同,各自专精。”

喻文州一直在一边作壁上观,现在觉得自己应该出手了。很显然叶修拎着箱子过来有话要说,又不想直说,一定要等着他们问;王杰希不想问,一定要等叶修憋不住了自己说。现在双方陷入僵持,需要发生点什么来破局。

于是他指指那个保温箱,问,“这是要做什么?”

王杰希给他点赞。问“要做什么”而不是“是什么”,有效地阻止了叶修继续借题跑题。

叶修于是立刻能放能收,“前一阵子不是要禁止宵夜嘛,组织上经过观察,发现大部分同志的思想觉悟不太够,不正之风屡禁不止。现在组织上交代要劫富济贫,没收这些违规宵夜支援工作人员加班。这不正好你们俩在这嘛,等一会碰到人,宵夜留下,人走。是不是很简单?”

叶修说完就跑,走位十分犀利,并不给他们拒绝的时间。

这条宵夜禁令是到达苏黎世的第一天下的,目的是为了防止队员们吃胖影响出镜。然而压力大消耗大,一过八点就总有人想吃点什么。周围正好有一片餐馆聚集区,从日料到印度菜,应有尽有,步行可达。因此宵夜禁令一下达,就激起了一波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的人民战争浪潮。

黄少天站出来为大家代言,“怎么会发胖呢我们一天运动量很大的。思考也要消耗能量的,我们每天都在思考,四大战术一个比一个能吃你知道吗。你看张新杰,他一个人能吃十又四分之七根油条。”

张新杰不在屋里,没法反驳他信口开河。

然而黄少天其实不吃宵夜。黄妈妈十分注意保持体形,规定全家人晚上八点之后只能喝水。好队友喻文州没有揭穿他,以免他成为人民群众的新目标。

可惜他们的呼声被淹没了,宵夜禁令正式开始。人民群众因此改变了路线,从光明正大拿着打包盒走正门变成了偷偷摸摸藏着打包盒绕楼梯。没办法,堂食太容易被人围观。

王杰希的牧师终于恢复正常。他试了下操作,问,“还打吗?”

喻文州摇头,“准备守株待兔吧。”

此时已经接近八点,正是宵夜高峰期。很快第一只兔子就撞上来了。

方锐毫无警惕心地和他们打招呼,“你们在这二人世界呢?不好意思我就是借一下道,马上就消失。”

喻文州笑得温文尔雅,“不打扰。宵夜留下吧。”

方锐吓得后退了一步,“你们要干嘛?”

“劫富济贫,没收宵夜,支援随队工作人员。”王杰希言简意赅,“叶修说的。”

“老叶那个叛徒!非常阴险!心狠手辣!”方锐十分气愤,“我就不信他晚上不泡面!”

他依依不舍的告别了自己的宵夜,“我的关东煮……我还特意多要了三串甜不辣……”

王杰希数了数盒子,“你这是一人吃两份?”

“另一份张佳乐的,他想吃千层面,害我多走出三条街。”方锐长吁短叹悼念他的关东煮,末了突然想起来,问,“你们在这就是为了这个?”

“不是。”王杰希回答,“空调坏了,没有空房,酒店协调起来太麻烦。”

“开窗啊。”

“空调卡在了33度。”喻文州说。

方锐使用了一个请允悲的表情。

他走之后,王杰希从资料里抽出一张空白A4纸,折成一个三角立牌,在上面写“空调坏了”,然后画一个箭头指向他们坐的椅子。接着写“叶修说宵夜没收,充公劳军”,画个箭头指向保温箱,“叶修说”三个字描了四次,加粗。

他刚把这个立牌用长尾夹夹在桌角,第二组兔子就到了。

唐昊的表情很凝重,仿佛正手握扳道岔面临一个铁轨问题。孙翔则神色紧张,仿佛他被绑在了铁轨上。

艰难抉择了片刻,唐昊一言不发地留下了宵夜。孙翔看了他一眼,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他们转身就走,开始互相推卸责任。

“日天你这脸真是黑到没救,信你就是个错误。我要是你就去庙里拜拜。”

“二翔你闭嘴,捡捡你的逻辑,脸黑和吃不上东西没关系。而且我不脸黑。”

他们吵吵嚷嚷的走远了。

“青春啊。”喻文州总结。

第三个是张佳乐。他两手空空,看见桌上的立牌时微妙地停顿了一下,随后若无其事地继续上楼梯。

“张佳乐前辈。”喻文州叫住他。

“干嘛。”张佳乐看起来吓了一跳。他站在台阶上转过身,“总觉得你叫得这么正式就没什么好事。”

“怎么会呢。”喻文州说,“就是告诉你一下,你的千层面已经被方锐上交了。”

张佳乐:“……”

“行吧。”他没精打采地一挥手,“我先回去了。”

“今晚张新杰查房。”王杰希补充。

“……还有什么坏消息吗?”

“没了。”喻文州诚恳地说,“晚安。”

下一个过来的是黄少天。这打断了他们的连胜。

“哈哈哈居然有这么多。老叶真够狠的,太狠了。你们刚才看见张佳乐了吗我觉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黄少天翻捡了一下今晚的战利品。

“你累不累,你歇会行吗。”王杰希说。

“你怎么能这样呢王大眼,我们现在是队友,队友你知道什么意思吗,就是你看我不顺眼也得忍着。所以现在给你机会适应,好不容易有为国争光的机会你居然在嫌弃队友的热情觉悟非常的不够啊。”

“我不是看你不顺眼,是听你不顺耳。”

“你多听就顺耳了。”黄少天一转头,“哟呵周泽楷你个浓眉大眼的也背叛革命了!”

周泽楷无辜地举了举手里的外卖盒,“孙翔的。”

黄少天震惊了,“孙翔刚才不是已经被收了一份吗!”

“他能吃。”周泽楷说。

“这真是不公平。他吃那么多东西都吃哪去了,怎么一点都不胖。我看看这都是什么啊……芒果慕斯和黑森林。啧啧普通人要这么吃一个月得胖三斤。”

“周队。”王杰希完全忽视黄少天在说什么,指了指他,“他没带房卡,麻烦你把他带回去行吗。”

“你怎么知道我没带房卡?”黄少天停下来,问他。

“因为你今天早上把房卡当账号卡给文州了,文州把那张卡留在叶修那了,你要是现在不走就等叶修吧,我不知道他会不会随身带着。”

“……你狠。”黄少天转身就走,“周泽楷你等等我!”

“你怎么知道的?”喻文州在一边笑着问。

“蒙他的。李轩说黄少天昨晚去串门的时候把房卡落他那了,今天分组一直没碰上,来不及给他。”

一轮送走黄少天和周泽楷,他们又等来了肖时钦。可以看出这帮游戏宅男的宵夜时间十分一致且集中。

肖时钦的出现让人有些意外。不过他一照面就选择投降,交出了打包盒。

“也是孙翔的?”喻文州问——他随口猜的,肖时钦看起来不像有宵夜习惯的人,把目前还没有落网的人数上一遍,两个姑娘结伴出去了,张新杰无疑是健康生活标杆,李轩也已经出门了,孙翔这位前队友的嫌疑看起来最大。

“对。”肖时钦无奈地承认。

喻文州也有些惊讶了,“算上你这份今天已经有三份他的,他是不是群发消息然后忘了?”

“不是。他就真能吃这么多。”肖时钦苦笑,“我先回去了,新杰正在第一轮查房。”

“替我们两个请个假。”喻文州说。

肖时钦摆摆手示意收到。

热热闹闹一阵过去,时间已经将近九点。肖时钦的信息过来,“苏沐橙和楚云秀还没回来,在你们那边吗?”

喻文州抬头看看,回复,“回来了,正在上楼梯。”

一来一回间两个姑娘已经走到他们面前,对着立牌笑得停不下来。

“我们真没有宵夜。”苏沐橙一边笑一边说,“连可乐都只喝无糖的。”

“新杰查房呢,快回去吧。”喻文州提醒她们。

“已经九点了吗!”楚云秀按亮手机,“哎真不好意思,逛街逛过头了。”

她拉着苏沐橙要走,又想起了什么,转身说道,“刚才看见一家店,可以定做戒指,挺好看的,我把图和地址发给你们。”

这就是说她们已经定了一对,所以才回来这么晚。楚云秀低头看着手机发图片,苏沐橙牵着她的手,提醒她小心台阶。

QQ群里开始热闹起来,看来除了他们两个和叶修剩下的人都回到了房间。他们本想再等等李轩,不过现在看来不必了——想来也是,和张新杰一间房,必然要早睡早起膳食均衡的。

喻文州发了消息给叶修,告诉他任务已完成,可以来取东西。然后一抬头,看见王杰希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用一种显然经过了慎重考虑的语气说,“我们要不要也去订一对戒指?”

喻文州看着他,想起了很多年前他从B市飞回G市,一路上条分缕析地把自己的思路整理归档,落地之后立刻打开手机,电话打通之后才惊觉自己有多莽撞。

然而话筒那头,王杰希给出一个轻巧却肯定的回答。

他笑了笑,同样轻巧而肯定地说,“好啊。”

—完—


评论(16)
热度(253)

© 兆千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