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星火(下)

·一个抓妖的故事,并不科学


而这只蜃强到异乎寻常的能力也有了解释——那是愿望的力量。

喻文州叹了口气。然而工作还是要继续,他展开了交涉。

“是这样的,你的情况可以向联盟申请帮助。联盟就是一个组织。嗯,你问组织是什么?组织就是一群人为了同一个目标聚集在一起,共同工作。联盟这个组织就是专门帮助精怪的。需要怎么做?首先你需要登记,就是提供个人信息,方便我们建立档案。然后你可以选择提供一些帮助,比如帮助我们进行一些实验。实验就是一种活动,为了研究某种现象,控制一些条件来看看结果会变成什么样。作为回报,我们可以带你去看长安。”

他停顿了一下,斟酌着措辞,“但是,你需要知道一件事,因为事实上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所以你记忆里的那座长安城已经不在了。它现在的名字叫做西安,仍然是个很美的城市。如果你想知道这些年间都发生了什么的话,我们可以去博物馆。博物馆就是一个收藏历史的地方,包括那些从前的器物,或者风俗,都能在那里找到。”

蜃不再提问。它像是思考了一会,缓缓地说,「我已经死了,是吗?」

它这次用了直接交谈的方法,让王杰希也能听到。他们沉默了,这只蜃比他们预料的要敏锐。

喻文州快速遮断了幻境对于他精神的影响。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他没把自己的精神抽出。接着他准备了一个禁锢类的巫术,防止蜃的任何异常动作。

蜃没有察觉,接着用一种缓慢的、无机质的语调说,「我答应你们。」

「过了这么多年,他的城已经完全变了样子,所以我想替他去看。」

「我现在需要做什么?」

喻文州没感觉到异动,这说明蜃的承诺是认真的,并没有耍什么花招。他松了口气,这次任务比想象中的要顺利。

“我需要带你走。因为你现在的精神比较衰弱,所以可能会把你装在一个盒子里。很快就会放你出来,不要害怕,好吗?”

「好。」蜃回答,单调的语气里仿佛带着一丝笑意。

异变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一阵尖锐的啸叫席卷而过,震耳欲聋。其中夹杂着蜃惊恐的大喊,「快跑!」

喻文州迅速甩出了那个禁锢类巫术,第一时间将蜃的精神保护起来。接着诅咒之箭叠加暗影烈焰,弥漫的黑色火焰撕开整个空间。

王杰希刹那间明白发生了什么。这个蜃景遭到了来自外部的毁灭性的攻击,正在塌缩。也就是说,会带着其中所有搅入的精神一起湮灭。喻文州已经出手保护了蜃的精神,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抵消塌缩,保住他自己的。

然而他毕竟是已经失了先机。暗影烈焰的边缘撞上了不断向内压缩的空间,摇晃了一下,熄灭了。

王杰希的瞳孔骤然缩小。他的手下意识动了一下,星星牌的光线激射而出。

撕裂般的疼痛瞬间蔓延。因为太疼了,几乎分辨不出是来自哪里,好像血管里流淌的是火焰和刀剑。他短促地吸了口气,发白的视野里映出喻文州夹杂着极度震动和惊骇的表情。

“王杰希!”他似乎在大喊,然而王杰希已经听不清。

他看着喻文州拧弯银杯外壁的花瓣装饰,把右手从尖角上划了过去。嫣红的血迅速涌了出来,滴在暗色地砖上,红的刺目。随后喻文州用沾血的手指点上了他的眉心。

一点清凉延伸开来。视野中仿佛有大片的烟花炸开,他失去了意识。

 

楚云秀轻轻推开病房门。喻文州安静地平躺着,看起来睡得很熟。王杰希坐在旁边削一只苹果,果皮垂下长长一条。看见门开了,他做了个稍等的手势。

楚云秀对他点点头,回到走廊上。

她之前出了趟长差,回烟雨路上在B市转机。航班延误,索性先回联盟述职。正准备开始的时候联盟接到喻文州的紧急求援信号,召集她一起前往现场支援。

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看到微草队长和蓝雨队长倒在一起,喻文州的手还在流血,王杰希的眉心浮现出喻文州的六芒星徽记。

众人想起微草队长身上的那个需要以命换命的诅咒,俱是吓了一跳。幸好喻文州还有呼吸,他们赶紧把这两人抬上担架。

之后因为高英杰那边脱不开身,黄少天远在G市,楚云秀于是义不容辞地接下了照顾这两人的任务,陪王杰希做检查给喻文州送饭,着实是两肋插了一回刀。

王杰希那边已经削完苹果,细心地把果肉分成小块装在一个玻璃碗里。之后他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慢慢合上门,没发出一点声音。

他走到楚云秀身边,两个人并肩站在窗边。楚云秀先开了口,“那个蜃景突然坍缩的原因找到了。”

王杰希示意请继续。

“有个山阴五家的小鬼,出师之后出来闯荡。你知道山阴五家不是和联盟互相独立嘛,那小鬼不熟悉联盟的流程,看不懂周围禁止入内的禁制,发现你们进去半天没出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于是第一时间把蜃景撕了,想抢个头功。”

楚云秀露出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事实上她听完那小鬼的供述之后第一句想说的是“你智障吗?!”,不过考虑到联盟形象,这句话被她生生咽了下去。都已经到了出师的年纪居然还不知道蜃景不能随便动,山阴五家是怎么教孩子的?

就因为这点破事,联盟差点折掉两个经验丰富的队长。冯主席听到以后当即吃了半瓶药,吓的。

王杰希冷淡地哼了一声。

“不过霸图已经出面替你们讨公道去了。新杰带着韩队,如果顺利的话这次能说服山阴五家加入联盟。那个贝壳小伙也没事,联盟在考虑邀请它成为常驻辅助人员。”楚云秀补充。

“然后是你的诅咒。应该已经完全解掉了,之后联盟会重新判定你的评级。”楚云秀活动了一下手腕。之前和王杰希在训练场打了一场来测试他的恢复情况,解除禁制的魔术师火力全开,她用天雷地火硬接下星星射线,现在手腕还在疼。

“最后就是……那个诅咒本身。”楚云秀斜觑着王杰希的表情,觉得这简直是太难说出口了,“魏前辈给出了解释,文州之所以没事是因为……这个诅咒内置了一个在发动之前终止的条件,只有被解除的时候才会出现,所以通常情况下探查不出来。这个条件是,如果解除诅咒者对被诅咒者怀有……嗯,爱意的话,就自动消解。”

她终于把最艰难的部分说出来了,楚云秀松了口气。

魏琛说话的时候他们都觉得这是在开玩笑。一是这个内置条件实在是如同儿戏,仿佛一个死死团团员最后的良心和呐喊。二是喻文州、爱意、王杰希,这三个词在什么情况下会出现在一个句子里?答案大概只有造句者吃错了药。

然而喻文州确实没事,这是事实。他之所以现在还在床上躺着是因为强行用血作为媒介施法造成的反噬,和诅咒本身一点关系都没有。

王杰希此时的反应也很耐人寻味。他面上浮现了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很久都没再出声。

“那我先走了,你们多保重。”楚云秀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事实上她已经定了机票,下午就回烟雨。

王杰希对她摆了摆手,继续他的沉思。

 

尾声

王杰希走进天坛公园。

仍然是个晴好的天气。有个夕阳红合唱团正在露天演出,现场伴奏分声部,非常高端大气。

一曲天路正到尾声,掌声雷动。王杰希绕过围观群众组成的人墙,在前面视野最好的位置找到了喻文州,也在呱唧呱唧地鼓掌。

“这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喻文州看见他,露出那种熟悉的图谋不轨似的微笑。

他的脸色仍然略显苍白,在晴朗阳光下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恨不能围两条围巾,显然是畏寒。然而这个人仍然全须全尾活蹦乱跳,王杰希想像了一下最坏的结果,由衷觉得这真是太好了。

他板出一个严肃的表情,“我们需要谈谈。”

喻文州给他挪出地方,“谈。”

王杰希坐下,单刀直入问道,“你那时候到底在想什么?”

“诅咒学基础。”喻文州说,“暗示与引导导论。媒介理论精编。其他真没了。你要问为什么这么做,我只能回答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完全是下意识的,来不及反应。”

王杰希直视着他,试图用眼神施加点压力。

喻文州神色自若,“现在该我提问了,你那时候到底在想什么?”

“什么都没想。”思考了片刻,他也只能这样回答,“完全是下意识的,来不及反应。”

片刻沉默,他们大眼瞪小眼。夕阳红合唱团在旁边唱起了敖包相会,歌声破云而出,端得是空山凝云颓不流。

喻文州终于忍不住笑了场,“所以就……试试?”

“那就试试。”王杰希赞同道。

“冯主席的药又该不够吃了。”

“真对不住他老人家。”王杰希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给喻文州围上,“不过联盟又没规定同事之间不能谈恋爱。”

—完—


评论(8)
热度(81)

© 兆千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