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心头风起

·原作向


王杰希扶着侧卧的门框保持平衡,探出半个身子。另一边喻文州是一样的姿势,看起来非常对称,仿佛左右门神。黄少天则干脆躲在卫生间里,探头的姿势简直像是在演出杂技。

三人举止鬼祟,周围一片安静。

过了一小会,黄少天意料之中地打破了沉默。他悄声说,“我觉得这有点像爹妈在偷窥自己家小孩相亲。”

“‘观察’”,喻文州纠正他的用词,“偷窥太难听了。”

“这样不行。”片刻之后,黄少天又说,“我女儿从小娇惯大的,没吃过比伊丽莎白圈更大的苦。说吧,要怎么样你们家儿子才能离它远点?”

“拿你的绝版兵人来换。”王杰希也悄声说,“两个就行。”

“王杰希你是魔鬼吗!”黄少天扭过头来瞪他。

“快看,它们动了!”喻文州小声地拉回他们的注意力。

沙发上的一猫一狗看起来已经建立了友好的邦交关系。猫伸出爪子拍了一下狗的额头,狗没躲,而且看它的反应猫没有伸指甲。

“这可稀奇。”黄少天说,“前天郑轩带他家天竺鼠来,它追着人家哈了一路。”

“它一只猫,看不惯老鼠不是很正常?”王杰希有点不解。

“天竺鼠就是郑轩家那只狗。”喻文州给他解释,“他说姓天,名竺鼠。”

“……你们蓝雨真是画风一致。”王杰希评价,“而且我一直以为那狗叫天仔。”

“……王大眼你闭嘴。你不要讲话。”黄少天气愤道。

这时猫允许狗躺进它的篮子。两个毛球很快依偎在一起,不动了。

三个主人结束了观察,轻手轻脚地走到沙发另一边坐下。

猫是黄少天收养的,一只长毛玳瑁,常年怒发冲冠,以至于叶修看见它第一眼时非常直白地问“黄少天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刚拿这猫擦过鞋”。狗则是王杰希捡回家的,喻文州担任代理监护人。是只白色串串,侧脸比正脸看起来英俊些。

猫的大名叫狗,狗的大名叫猫,和郑轩家的天竺鼠组成了一家和谐的吉祥三宝。当然后来由于指代起来实在太麻烦,最终还是被叫成了咪咪、旺财……和天仔。

所以说世事难料,千金难买运气好。狗派黄少天遇到一只猫,猫派王杰希捡回一只狗,只要有毛都可爱派喻文州左拥右抱,只能从人道主义角度对他俩的遗憾共情一下。

“你们俩喝点什么?”黄少天站起来,“既然是晚上咖啡就免了吧?普洱好像也有点刺激,要么就来铁观音或者红茶。今天的招牌推荐是红茶,我给你们讲,最近买的滇红超级赞。”

“红茶,谢谢。”王杰希说。

“红茶一票。”黄少天转向喻文州,“文州呢?”

“红茶两票。”

关于喻文州和王杰希为什么会在这里听黄少天安利他新买的红茶,说来话并不太长。他们俩吃完晚饭之后照常出门遛狗,结果回去喻文州开门时拧断了钥匙。铁制的、差不多小拇指粗细的防盗门钥匙,没人能解释他是怎么做到的。

锁匠在电话那边表示至少两个小时以后才能到。他们带着狗,不太方便找地方等,最后来投奔了黄少天。

屋主很快带着茶杯回来了。长夜漫漫都还没开始,他们已经感觉无事可做。客厅里倒是有台电视,但是根本没连有线信号。黄少天当初买它回来纯是为了打游戏的。

于是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去刷最近上线的万圣节副本。那是个五人本,正好方士谦在线,积极响应号召,他们组了个四人队,看起来不算太托大。

“等等。”黄少天忽然叫停。

“就这么打多没意思,我们加点挑战性,换职业吧。”

网线另一边的方士谦又一次积极响应,直接换了他的魔道小号。

黄少天在书房用电脑,王杰希和喻文州在沙发上用他翻出来的两台笔记本。他下线拔了账号卡,坐在转椅上拧过身,直接把手里的卡冲着喻文州坐的方向甩了过去。

喻文州会意,他还没上线,于是同时抬手,抛出了自己的术士小号。

这多年老搭档的同步率操作看起来很酷炫,可惜准头欠佳。喻文州的卡撞到显示器上弹飞了,黄少天的卡则直接掉到沙发后面,两个人不得不起身去捡。

“哎哎哎人有失手马有失蹄,王大眼你要是敢放嘲讽以后就再也别想接近我家闺女一米以内了啊。”黄少天立刻找补加威胁。

“你被害妄想。”王杰希懒得理他。

队友都已经选好了职业,而且没有一个是治疗。虽然某位弃疗之神喊出了“不要牧师”的口号,但通常人们下本还是要带奶的。王杰希在黄少天家里那集全24职业的账号卡堆里翻了翻,抽出张守护天使上了线。

四个人组好队,直接传送进了副本。

方士谦的魔道走飞来飞去气死你流,黄少天的术士走偷偷摸摸阴死你流,喻文州的剑客走八风不动急死你流,三人一进场就各自走位。于是boss的大招迎头过来时,地图中间就剩下了王杰希带着一个守护天使,举目无亲,孤立无援。

……他们今天可能是来团灭的。

王杰希爆手速给自己套上一个圣盾术,硬扛了这一下,接着圣光打加天使威光,蓝条迅速掉下一截。

毕竟都是职业选手,虽然操作有所下滑,意识却都还在。三人迅速回援,方士谦扔出驱散粉,黄少天扔出暗影烈焰,喻文州抢到boss侧面,放出一个剑落长空。

三个人转眼间打出一波配合。“眼儿啊仇恨拉稳!”魔道从王杰希头顶掠过,方士谦的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

“哎近看这个boss好像很萌的样子,你看你看,兽耳羊角南瓜灯,哦还有个技能是扔南瓜!怎么办不忍心下手打了。”黄少天的声音同时从书房和耳机里传过来。

“是啊它还有个箭头尾巴。”方士谦赞同道。

正在挨打的王杰希并没有同感,分出手给自己刷了个回复术,“你们,善待奶妈。文州回防,士谦给个熔岩烧瓶,黄少天躲远点,你现在一碰就死。”

“王杰希居然要人善待奶妈了。”方士谦说,“你们知道吗,我突然想起来一句话。不信抬头看——”

“苍天饶过谁!”黄少天迅速接上,原地化身近战术士,拎着法杖一路小跑着和boss刚正面去了。

方士谦立刻跟上,星星射线出手,一时间光芒四射。他还在喊,“速战速决!”

剑客三段斩冲到守护天使身边,光剑出手,利索地把一个冲着他飞过来的南瓜劈成两半。

结果只有喻文州回防了。

王杰希:“……”

得,看来今晚的主题是瞎瘠薄打。

王杰希用手肘撞了喻文州的胳膊一下,“不如你来指挥。我听你的,黄少天听你的,方士谦看你面子。”

“不干。”喻文州果断拒绝,并且引用了王杰希的金句,“我懒。”

“合着你们今天晚上是来有怨抱怨有仇报仇的。”

“没有。不可能的。不存在的。”喻文州立刻否认三连,手下操作还是很配合,剑客开出剑定天下,剑气横扫,掩护王杰希读出回复术,把黄少天岌岌可危的血线拉了回来。

“年轻人,心里阳光一点,别老多想。”方士谦评价道。他的魔道学者现在简直是洪湖水浪打浪,豪放得好像随身携带十管蓝条一样,一边还有余力对黄少天的操作做出点评,“不愧是老魏亲生的,没抱错。”

黄少天一个贴地翻滚,险而又险地躲过了Boss的范围技能,卡住死角悄摸摸地放出巫毒术,一边条理很清晰的反驳,“大眼,咱们俩什么关系啊,找你报仇何必要这么迂回。而且我这么光明磊落的人,那必然是当面锣对面鼓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你说是不是。方士谦你别满场浪浪了行不行,你都挡我视角三次了。”

他话音刚落下,周围突然一片漆黑。

“刚抱怨完挡视角就立刻全黑,这不科学……哎我看看,整个小区都黑了,范围停电啊这是。”黄少天嘀咕。他突然想起一件非常紧要的事,“靠靠靠我备用的笔记本电池好像都不太好用了!”

“确实。”王杰希对着同样全黑的屏幕,心平气和地说。

喻文州把电脑合上放在一边,“那方士谦现在……”

三个人同时响起的手机回答了他。方士谦显然群发了信息,谴责他们集体下线,让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号被Boss踩着脸活生生殴打至死的行为。

“停电。”王杰希回。

“掉线了,抱歉。”喻文州回。

黄少天用整整二百字论述了夏季用电高峰期间电量容易供应不足,因此停电频发的因果关系。由此收到了方士谦的特别优待回复,“别扯了,你们北半球现在是冬天!!”

“少天,有蜡烛吗?”喻文州问。

“我侄子上次过生日的蜡烛可能还剩那么……两三根吧?”

黄少天打开手机照明,在抽屉里翻出了蜡烛和打火机。生日蜡烛不大,索性一起点着了。由于这位儿童上次过的是十二岁生日,现在他们面前摆了一排34567890。

“接下来干点什么?”黄少天问,“你们手机电量要是够的话倒是可以联机打个什么别的游戏。”

喻文州展示了他只剩27%的电量,“正好有蜡烛,你可以开始讲鬼故事。”

“得了吧。”黄少天一秒拒绝,“对着生日蜡烛讲鬼故事,气氛都没了好吗。而且李远于锋和袁柏青都不在,我们三个谁也吓不住谁,有什么意思,没意思。”

停顿一下,他有了点灵感,“要么就来随便聊点什么,诗词歌赋人生哲理,来秉烛夜谈一下。”

“那是聊诗词歌赋还是人生哲理,你给个方向?”王杰希说。

“那就……讲一件自己印象比较深刻而且说出来别人都不会相信的事?限定在十八岁以前吧,要么我们就得在这对着回顾职业生涯了。”

“你这样好像在说‘让我们来自曝一下吧’。”喻文州给他划重点。

“对,就是勇敢地、坦诚地自曝一下。按年龄顺序来怎么样?年纪大的人呢估计故事也比较多。”

王杰希当作听不见黄少天的强词夺理,想了想,慢慢地说,“我念书的时候,曾经差一点炸了化学实验室。”

这可真是爆炸性自曝。“……怎么炸的?”黄少天震惊地问。

“没真的炸,差了一点。就那个,银氨络合物,知道吧。我当时……”

“……大眼老师你不用解释技术细节,真的听不懂,我毕业很多年了。”黄少天痛苦地打断了他。

王杰希从善如流地改变了重点。他当年是化学竞赛班的尖子生,课余时间都泡在实验室。有一次他为了处理残液做了点超纲操作——理论上确实能把残液处理掉,但是副产物非常危险,稍有碰撞就会爆炸,可当时他还没学到这里。

正好反应完成时有人叫他去一下老师办公室。二十分钟以后少年王杰希发现消防车开进了校园。化学实验室在的那个楼层被清场了,消防员如临大敌。

之后的调查结果总结,没真炸起来的原因一个是王杰希操作时手很稳,理论上只要混合溶液时发生一点剧烈震荡,那张试验台就会飞到天花板上去。二是他习惯一边做实验一边写操作记录,指导老师看到操作记录之后第一时间意识到他做了什么,留出了处置时间。

“你没事吧?”“后来呢?”喻文州和黄少天几乎同时发问,侧重不同。

“没什么事,当时我离现场隔了一栋楼,回头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后来啊,后来就写检讨,然后当时带队的老师被吓坏了,让我转数学竞赛组。”

“我觉得你最后去打职业有点可惜了,损失了一个新时代的诺贝尔。”黄少天诚恳地说。

“你被熔岩烧瓶砸头的时候明明不是这么说的。”喻文州揭穿他。

“又来了又来了,出门时狗粮带多了是吧。”黄少天非常警惕,“跟你们说我对你们这种互吹已经免疫了。来来来你是下一个,别想躲过去。”

“我还在训练营的时候,有那么一次,收到一封信。”喻文州慢慢悠悠地开始讲故事。

“情书?你们那时候训练营里居然有女孩子吗?”王杰希问。

“大眼你这就很酸很醋。”黄少天嘲笑他。

“战书。”喻文州露出了微笑,就那种“现在我要抓一个在座的人阴一下,是谁这么幸运呢”的表情。

“哈哈哈干杯太急了吧,酸吗要不要喝点茶水压一下……”黄少天突然卡住了,表情开始变幻莫测,看起来非常精彩,“卧槽喻文州你答应我不告诉别人的!”

“我当时答应你,十年以内,不告诉别人。”喻文州还是那种慢条斯理的语气,在“十年以内”上加了重音,“现在保密期到了。”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喻文州心很脏,也知道他记性好,但没想到他居然连这点小事也要阴我一下……”

“所以那战书就是黄少天写的。”王杰希用一种很确定的语气落井下石。

其实事情一开始很简单,当时的训练营里有人搞霸凌,黄少天看不过去,要教训那人一下。问题出在那人姓“俞”,而黄少天当时根本没怎么注意和自己玩不到一起去的人……

然后,当时的蓝雨训练营,是会把学员姓名写在宿舍门牌上的。

所以黄少天这封为了增强威慑力还特意滴了一大滩红墨水的战书就错误地从喻文州门缝塞了进去。

喻文州收到战书时很忐忑,根本不知道整件事为何而起,脑中模拟了好几个解决方案。结果等到他万分小心地单刀赴会时,厕所里只有一个黄少天,看见他还特别开朗地打招呼,“哎这边还蛮偏僻的你到这里来做什么呀?”

“不不不,够了够了,你别再说了。”黄少天一手捂住了脸。

“你居然约在了厕所啊,黄少天。”

“我还能怎么样!私底下打架不可以的好吗,就那里最少人去!”

“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少天,轮到你。”喻文州贴心地转移了话题。

“我的故事被你讲完了!”

“你的要求是自己印象深刻别人不会相信,这个故事从你的角度看符合哪一点了?”王杰希有理有据地反驳他。

“都过了十年了我还能想起来,不够印象深刻吗!黄少天和喻文州真的在厕所里约过架,说出来你会相信吗!”

锁匠的电话在此时打来,拯救了他。咪咪不愿意离开新朋友,对意图棒打鸳鸯的主人予以利爪警告,所以旺财最后留了下来。

黄少天到门口送他们,肩上坐着猫怀里抱着狗,艰难地维持平衡,看起来比当事猫狗还要乐不思蜀。

供电仍然断着,周围一片漆黑,能看到远处街上的灯火渺然浮动。喻文州的手机快没电了,王杰希一手打亮手机上的手电筒,另一只手拉着他,小心翼翼地向着光亮的地方走去。

刚才的忆同学少年勾起了一点怀旧的气氛。他们之前也聊到过彼此少年时代的事情,甚至看过照片。但是也许因为第一印象太过深刻,喻文州印象里的少年王杰希一直是看台上初遇时候的样子。挺拔高挑的少年人,个子拔得太快,体重增长跟不太上,微草队服底下的肩胛骨看着很突出。眼神是一种有底气的自信,看起来不会因为任何原因后退,也确实有勇往直前的资本。喻文州顺着这气氛问,“哎,那你是怎么想到要来打联赛的?”

王杰希也并没觉得突兀,他思考了一下,回答,“其实一开始也没往这方面想。”

那是他转到数学竞赛组之后的事情。王杰希的数理化成绩一直比较平均,选择化学竞赛是兴趣使然,经过这件事之后还是比较沮丧的。恰好当时有个微草训练营的工作人员打错了电话,以为他是另一个已经报名的学员。

王杰希之前玩的游戏类型主要是ACT和FPS,没怎么接触过MMORPG。他那时想着既然无事可做,不如去了解一下。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讲完了他自己的故事,王杰希又问,“那你呢?”

喻文州的故事就没有那么多戏剧性元素。他算是荣耀开服头几年的老玩家,周围也有同学在玩,校风比较开明,老师甚至和他们一起下本。然后有那么一个暑假,他班上一对情侣档里的女生期末考试成绩不太理想,被家里收了电脑。男生急着竞技场上分,找到他来代打。

“他们都什么职业?”王杰希问。

“男生气功师,女生战法。”

“猜到了。”王杰希点点头。

等到快开学,女生终于刑满释放,取回账号卡登录一看分数,震惊了。

那是荣耀职业联赛方兴未艾,但是势头已经很猛。女生对他说,“我觉得你可以考虑去打职业。”

“再之后的故事你就知道了。”喻文州总结。

他们在路口的红灯前停下。仍然牵着手,淹没在在熙熙攘攘的人潮里,并没有获得多一点的关注,感觉很自在。街边的小店在放一首老歌,《爱情故事突然发生》,小田和正演唱,发行于1991年。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打荣耀的话你的一辈子会是什么样子?”王杰希突发奇想。

其实喻文州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在自己的退役发布会上。蓝雨就是不走寻常路的蓝雨,第四赛季初敢让三名新秀同时出道,第十四赛季末就敢让他们同时退役。发布会上正副队二人还算有余裕,郑轩在闪光灯下哭到打嗝,最后是被喻文州黄少天一人一条胳膊架下去的。下场以后他还抱着另外两人在通道里哭了整整五分钟,惨遭闻讯而来的媒体连环拍照。

这算是个常规问题,蓝雨队长的回应也是一贯的温和好脾气。闪光灯下喻文州微笑着思索了一会,之后轻快的回答,“首先会先把书念完吧,至少拿到本科学历。”

职业选手的学历问题是百玩不厌的梗,台下一片笑声。

“然后会去当个上班族吧。或许会做记者。”记者区又是笑声一片,“也有可能进荣耀公司,做个美术或者数值策划之类的。就是很平凡的人生。”

街灯投下暖黄的光。喻文州听完这个问题之后没有笑,而是皱起了眉头,陷入思考。

“实话讲,我觉得没法想象这个假设。”片刻之后他像是放弃了,抬起头,直视着王杰希的眼睛。神色很认真,而瞳孔里映出周遭的车水马龙和万家灯火,像是装了一整个世界,“那样的话就不能遇到你了。”

 

那一天,那一刻,那个场景。

爱情故事蓄谋已久,然后突然发生。

 

 

—完—



炸实验室取材于真人真事,是我上学时老师的师兄教过的学生,据说后来去写安全标准了


关于郑轩的狗:一开始没名字,懒得起,后来每天牵出去遛的时候都经过广场舞方阵,听见魔音穿耳的“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由此开始思考人生,觉得我一个懒人为什么要养这么个大麻烦,遂起名“天竺少女”(当事狗性别为公),念快了变成“天竺鼠”,又犯懒简称为“天仔”。只有黄少坚持叫它全名


评论(3)
热度(213)

© 兆千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