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钟情

·日常


喻文州起床的时候王杰希刚刚醒,正在摸索着准备关掉床头柜上的手机闹铃。夏天天亮得早,才六点半,半遮光的麻质窗帘已经透进窗外明亮的天光。王杰希手指一滑让吵个不停的手机消音,看见对方下床的动作趔趄了一下。

“还好?”他问。

前一天晚上他们做得很疯。毕竟有三个月没见过面,两个人从客厅沙发一路纠缠到床上,在浴室清理的时候又来了一次。喻文州现在满身都是红色印子。

“没事。”回答的声音都是哑的。

喻文州自己也发现了,试着清了下嗓子,问:“这么早?”

然而效果有限。幸好他们今天不用出门。

“生物钟。闹钟也忘了关。有金嗓子喉宝,要不要?”

喻文州笑了起来,“真接地气啊杰西卡大大,来一片。”他拉开了窗帘,“早饭想吃什么?”

“豆汁儿焦圈儿,再来碟炒肝儿。”王杰希一本正经。

“那您得自力更生。”喻文州模仿着京片子,十分不标准,“要我来只有煎蛋牛奶吐司切片。”

“你歇着,我去。”王杰希坐了起来。

“得啦,你不心疼你的厨房我还心疼你呢。” 

王杰希一怔,“你这……发大招也没个读条的时间啊?”

“等级升了,大招瞬发的。伤害多少?”

“血槽空了。”王杰希面色凝重。

“空了就好,正好能奶你一口。”喻文州捞起不知道为什么在窗台上的T恤扔过来,“起床。”

 

王杰希靠在厨房门框上看人切菜。他们打开冰箱之后发现牛奶还有很多鸡蛋只有一个,于是改计划混了鸡蛋牛奶去煎吐司,再追加一个沙拉。喻文州的动作标准利落,刀起刀落间西红柿成块小青瓜成片,很有种美感。这大概是大吃货省基因里自带的天赋,至少魔术师本人就没有这种随便弄点什么就很好吃的技能。也因此这房子买了五年,喻文州来住时进厨房的次数大概比他的总数都多。

“沙拉醋给我拿过来。”喻文州指挥他。

“沙拉酱不行?醋太酸。”王杰希讨价还价。

“没了。酱油也没了。下午最好去下超市。”

喻文州伸手接时王杰希注意到他手腕上青了一块,应该是前一天晚上没控制好力道捏的。这样不好,他检讨。他退了,喻文州还是现役——

这是荣耀联赛的第十二赛季结束,是他退役之后的第一个夏休,是他们认识的第十年,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六年。

 

“……事实上这并不能说是一个结束。微草在这里,而王不留行会一直站在赛场上。”

“你还在看这个?”王杰希凑过去看喻文州手里的平板,“你都看了好几遍了。”

“不是发布会。”喻文州把手举起来方便他看,“是个你的铁粉剪的视频,连出道赛季的比赛都有。”

他顺手把进度条拖回开始。星星射线之后接熔岩烧瓶再接驱散粉,扫把旋风的角度匪夷所思。这是最初的魔术师,张扬而恣肆。而后打法开始偏向稳重收敛,愈加重视和队友的配合。直到十二赛季末,王不留行放出最后一个星星折线,血条清零。木恩在一片辉煌光华中起飞。

背景音配的是他的退役宣言。“而王不留行会一直站在赛场上”之后画面黑屏,一段煽情的音乐响起,文字缓缓浮现:“微草在这里,而魔术师不会走远。”

“感觉怎么样?“喻文州问他。

“太真情实感,像在看自己的黑历史。”

王杰希一不小心碰了某个按键,一大片弹幕席卷过来,庙粉药粉为喻王谁更苏而撕得不可开交。

“……”

“他们还开了个投票。”喻文州忍着笑,“你要看结果吗?”

王杰希沉默的打开投票页面。

喻文州3641:王杰希3607。

“我没骄傲。”领先者立刻声明。

“你再刷新一下试试。”

比分变成喻文州3682:王杰希3690。

“喔。”喻文州惊叹,“你怎么算的?”

“我不会算。五十对五十的概率,很容易猜对。”

“魔术师大大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我装作被你骗,你好歹也认真一点。”

王杰希不想和他说话,并且报复性地戳开一个索克萨尔的鬼畜视频。

然后发现UP主是个喻黄粉。

喻文州饶有兴趣的一个个视频点过去,看着自己、黄少天、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演尽前世今生离合悲欢,忽然来了兴致,“哎,看看你?”

他随手搜了王杰希的tag。于是王杰希发现在脑洞的世界里他和叶修、方士谦、乔一帆、高英杰之间剪不断理还乱。

“这世界真可怕。”他由衷地说。

“大概就是……娱乐?”喻文州不确定地说,“我堂妹很喜欢这个,不过她可能不想让我知道。”

“你堂妹?”

“对。”喻文州搜了个ID出来。

周黄圈著名剪刀手大大。

“她用我电脑传视频忘退出了,我不是故意发现的。她平时从来不说。”

“是不是上次去你家过年见到的……那个学编导的?”王杰希回忆着,“喻文希?”

“对,和你一个希的那个。”

“我好像知道得太多了。”

“所以不要乱说。”喻文州假装非常郑重地说。

王杰希忽然想到了什么,拖过平板在搜索框里输入“王喻”。

返回结果,0。

“毕竟宿敌队的队长是情侣这事挺难想象的……”

“真相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王杰希一锤定音。

 

“你要不要戴墨镜?”王杰希问。

喻文州正在整理衬衫的领子,确保每一块痕迹都被盖住,闻声没回头,“外面阴天。”

“那我给你找个帽子。你是现役。”

喻文州叹了口气,“杰希,同性合租室友一起去超市买东西是很正常的事,借住朋友房子的时候这样做也很正常。所以无论是不是荣耀粉都不会觉得不对。你这是做贼心虚。”

“做、贼、心虚。我们可以讲道理,你不要自黑。”

“……天还没黑呢,你严肃点。”喻文州觉得自己败了,又一次败给魔术师旁逸斜出的思路。

“我给你找个帽子。”王杰希坚持。

“不用。我不在乎会不会被人看到。对所有人说你是我男朋友现在是件很难的事,但我还没怂到连和男朋友一起出门买东西都要瞻前顾后。”喻文州转过身,表情和眼神都很认真。

其实王杰希知道对方想传达什么——是安全感。退役并不仅仅意味着他职业生涯的终止,还意味着他将要彻底离开他最熟悉的环境。他的生活里将再没有训练、没有复盘、没有常规赛和季后赛,没有他曾为之付出十余年的任何事物。他不会放弃荣耀,但这仍然像是一切归零重新开始。固然他可以自己调整得很好,然而最初短暂的不安是难以避免的。

所以喻文州在告诉他,没关系,我在。

“又是瞬发大招?”他问。

“对。”喻文州笑了,走过来帮他把领子整平。

 

“文州。”他突发奇想,“你是什么时候看上我的?”

“我想想啊……”喻文州把左手的袋子换到右手,“第二赛季百花对嘉世那一场,你上来搭话的时候。”

“你这是一见钟情。”

“是啊,我当初想,这个大小眼真有意思。”

路灯已经亮了起来。夏夜的风舒缓吹过,带来路边烧烤摊上的烟火气。晚高峰还没结束,初上的华灯照着车水马龙和人声鼎沸。他们提着购物袋,商量着明天的菜谱,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钟情开始于最初的一眼,而尘埃落定于万千世界与柴米油盐。

 

—完—


评论(11)
热度(382)

© 兆千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