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人非草木

·退役后

·虽然HE,但并不算个愉快的故事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零点。他轻手轻脚地进了卧室,摸索着找换洗衣服,走进又走出,并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

王杰希躺在床上装睡,闻到他衣服上淡淡的烟酒气。喻文州不抽烟,非到必要时不喝酒,想必是饭局间沾上的。

水声响了起来,因为对方刻意带上门而显得很模糊。过了一会声音停下,片刻安静之后,喻文州动作很轻地上了床。他的头发吹得潦草,王杰希能感受到发梢的湿意。

王杰希装作翻了个身,借着麻质窗帘透过的路灯光打量他。喻文州几乎一秒钟就睡熟了,眼下大约还带着些淡淡的青黛色,看起来很疲惫。他深夜开车穿过两个区回来,不过是为了第二天能和王杰希吃一顿早饭。在一起已近十年,生活习惯都日趋同化,他还留意为王杰希保留着这份体贴和新鲜感。王杰希不能不心存感激,兼之心疼,不忍再叫醒他。

于是那一句“我们可以谈谈吗”,最后还是没有出口。

第二天王杰希轮休,早上起来准备早餐。他退役以后在微草兼职技术指导,过着做一休一的日子。闹钟响起时喻文州准时起了床,翘着一头乱发晃进厨房和他说早安,随后去洗漱。

等他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那几根翘毛已经压平了。他看起来眼神清醒,神情愉快,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但他今天其实不必起这么早。王杰希看了他一眼,酝酿着要不要开口。

然而喻文州的注意力被那个摊成小熊脸的煎蛋吸引了,很是愉快地笑了起来,问他:“明天用那个蓝雨队徽的行不行?”

说的是他们最近买的一套煎蛋模具,可以定制,然而店家只给做了蓝雨队徽,微草那个因为图案太复杂而被拒绝了。

王杰希在嘴边的话被他精准地打断,仿佛吃了一发混乱之雨,虽然不是故意,但还是觉得有点梗。于是他装成一无所知的样子做冷酷无情状,“不行。”

喻文州并不介意。吃完煎蛋,出其不意伸手过来撩他的头发,手法和撸猫没什么两样。王杰希往后一闪躲开了,敲敲桌子,“安静点,食不言寝不语。”说完才发现这句话其实不怎么切题。

喻文州笑,“那下次寝的时候我不语了啊。”

他还开了个黄腔。

王杰希站起来收盘子,闻言居高临下看了他一眼,“只要你忍得住。”

吃完饭喻文州就要出门。王杰希到门口送他,被抛了个问题过来,“晚上想吃什么?”

他装作惊讶,“你今天不加班?”

“不加。”喻文州拿好身手钥钱,看他不回答,列出几个备选,“山药排骨煲?蒜蓉开背虾?干锅鸡?”

王杰希想了想,“开背虾吧,这个比较快。”

“好,等我买菜回来。”喻文州眼神一转,看到玄关花瓶里的干花,抽出一支插在王杰希头发上,一开门出去了。

他今天小动作很多,也许是感觉到不安。

这一阵子喻文州很忙,整理归档强迫症也就不怎么犯。王杰希昨天晚上不小心碰倒他一摞资料,正想捡起来,结果看到里面摔出了喻文州的体检报告。

正是心电图那一页。结果栏写着疑似心肌缺血,建议进一步检查。

日期是四天以前,然而喻文州没提过。

王杰希一瞬间感到恐惧。他对这个症状不是一无所知,前一阵他的一位姑妈因为心肌梗死去世,才五十岁出头,他刚刚参加完葬礼。

紧随而来的是愤怒。

喻文州是不想让他担心,他本该承这个情。然而七年之痒都过了,还有什么事情他们不能一起承担一起面对?王杰希嘲讽地想,是不是只有当他站在喻文州的抢救室外甚至葬礼上的时候,他才有资格知道这件事?

他第一次在习惯面前感到力不从心。

他们都习惯了独当一面,习惯了云淡风轻,习惯了从不让自己的状态影响他人。互相之间余地留得太足,距离也就显得远了。他觉得自己有权利向喻文州要求知情,仔细想想,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立场。都是二十岁上下就接了队长职务和核心角色的人,没有谁比谁的担子轻。要是易地而处,他大概也会选择隐瞒。

也是因为如此,王杰希犹豫了再犹豫,还是没问出口。

今天周三,按照惯例是联盟不怎么忙的一天。王杰希猜喻文州今天请假预约了检查。确实喻文州做事一向滴水不漏,然而他衣橱里少了一套休闲装,想必是要出门替换的。

王杰希甚至能猜得到是哪家医院。他可以在医院门口等喻文州,然而觉得自己实在是做不出这种事。太不尊重。他想要的是知情权,需要的是对方自己说出来。

于是他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起身开始做家务。

喻文州退役以后众望所归地接了联盟主席的职务。冯宪君心累了半辈子,在卸任庆祝会上热泪盈眶,当场定了机票要去肯尼亚看角马。

他做得很好,过渡平稳,运转顺畅。然而真的是太累了,自从上任,他再也没能在12点以前睡过觉。

很多人觉得喻文州的手速硬伤是因祸得福,极限在那里,再怎么消耗损耗也有限。这个观点说不上错。然而他们都忽略了一点,喻文州心力的付出并没有因此减少,甚至因为他的战术定位要比其他人多出几倍。还有那些压力。他多打了几年,就比别人多承受几年。

而他们已经站在三十岁的门槛上,一个会错觉自己和年轻时一样,身体却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年纪。从伴侣的角度,王杰希不希望他退役以后的生活比在役时更忙。

然而他无法干涉。一方面是出于尊重,另一方面是他们对于荣耀共同的感情。他们希望联盟能存续得更久。如果得到机会的是王杰希,他也同样会觉得义不容辞。

王杰希一边整理着思路一边给家具掸灰,又把篮子里的衣服分类扔进洗衣机。而后开了电脑,用小号帮工会做了点事。很快到中午,他随便煮了碗面,洗完碗出门溜达一会,回去睡午觉。

他早已经习惯了各种高强压力环境,即使心里一直放着事也没影响睡眠质量。下午三点,他准时醒过来,进了厨房开始洗菜。

藕片接触空气会氧化,因此放到最后处理。王杰希洗完油麦菜和西兰花,放在一边沥水,然后开始扒蒜。

他不是一个天赋型厨子。但自从喻文州来B市开始朝九晚十一的生活后,他有了不少锻炼机会,技艺正在稳步提高中。

下午五点半,门响了一声。王杰希举着菜刀出门来迎。喻文州进门吓了一跳,连忙举起双手,“是我,是我。没有人撬门。”

后来又反应过来,“你快把刀放好,不要割到手。”

从他的表情看不出什么端倪。

打了很多年职业联赛,保护手已经成了习惯。王杰希由此察觉到自己现在也许不如认知里那么冷静。他应了一声,又说:“今天这么早?”

“嗯,今天没什么事。”喻文州提着装虾的袋子进了厨房,打开水龙头开始冲。冲完他转身从餐厅里搬了把椅子,坐在一边开始挑虾线。

王杰希万事俱备只差下锅,自觉又搞不来这种滑溜溜的东西,因此站在一边看。喻文州的手还是很稳,动作轻快而利落。他克制着自己不去想可能的病情。他们都还算得上年轻,即使成熟,想到生死也都觉得是一些还远的事情。人向往天长地久,王杰希也不能免俗。决定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时候,他想过他们最好能一起白头。他是真的真的,很希望能有这么一个机会。

喻文州很快处理完盆子里的虾,一抬头对上了他还没移开的眼神。他的动作顿了一下。王杰希于是看出他今晚有话要说。

万事吃为先。他家的规矩,有事饭后说,不要影响食欲。王杰希得到这个无声的保证,心情轻松了一点。喻大厨表示要亲自改善伙食,他配合地让开了地方。

喻文州端着盘子出来的时候被他叫住,抓拍了一张和开背虾的合影。退役以后他的微博号沦为半个食物账号,另外半个用来转发微草众人以及官博的发言。之所以不说是美食账号,是因为他有些作品卖相略微欠佳。他也拍喻文州及其作品,然后发到职业选手群里高冷地秀个恩爱。喻文州习惯了他这种盘子占中心地位的崎岖方式,每次都十分配合。

水足饭饱,喻文州去洗了一大盘车厘子,王杰希则去洗了碗。回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放好果盘和沙发靠垫,摆出一个长谈的姿势。

王杰希走到沙发前坐好。喻文州把果盘向他那边推了一下,自己捏起一根车厘子梗,下意识在手里拧来拧去。

他看起来似乎组织了一下语言,“杰希,前几天体检查出我可能心肌缺血,今天请了假去检查,发现是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早期。发现得及时,现在是3%。你已经知道了对吧?”

“不知道结果。你体检报告忘了收,夹在一摞资料里,我昨天晚上碰倒了。不是故意看到的,抱歉。”这个结果比王杰希想象得好很多。他呼出一口气,“我以为你不打算说。”

“我一开始是没打算。”喻文州承认了,“本来想,结果好的话就告诉你,结果不好就不说。我……可能是习惯了吧,下意识觉得这种事应该自己瞒住,因为只会给别人添乱。对不起,没考虑到你的立场。”

“半斤八两。”王杰希塞了个车厘子过去,换掉他手里那根光秃秃的杆,“我可能也会选择瞒。毕竟都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

“你很生气吧?”

“特别生气。不过只是一开始。后来觉得很害怕,想了很多。”王杰希坦然地说。

“我一开始……也挺害怕的。哎你说,我不烟不酒,膳食均衡,低脂低糖,怎么年轻轻就冠心病了呢。我自己都没感觉。”喻文州说着笑了起来,“觉得特别不能理解,这么倒霉的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后来和医生聊了一下,他说重视还是要有的,今后要开始注意,但是完全不用紧张。25%以上会心绞痛,50%以上开始危险。我想了想,觉得不是个大问题,说了你会担心,还是不说了吧。”

“后来你是怎么良心发现的?”

“后来啊……在医院门口遇见一家人,爸爸胃癌,晚期,刚刚查出来。孩子才七岁。”喻文州叹了口气,“哭得特别惨。我就突然想到,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准,万一有一天……我不想这么突然。对你伤害太大了。”

“没有那一天。”王杰希坚决地说,“咱俩从现在开始都好好锻炼。你熬夜可以,我早上开车送你,车上多睡半个小时,加起来勉强能凑足8小时睡眠。咖啡戒了,实在需要提神,换茶水。才3%,长命百岁都没问题。”

“是啊。那就都长命百岁,一起当唠叨的老头子。”喻文州笑起来,“杰西卡大大,这次是我错了,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我们要说,不要瞒,不习惯就慢慢习惯,行不行?”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以后谁瞒谁是小狗。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王杰希一脸高冷地卖了个萌。

喻文州真的和他拉钩。两个人随后分了那一盘车厘子。

王杰希觉得,可能“爱”和“在一起”之间还有个必要步骤,叫做“将心比心”

幸而他们能一直将心比心。

—完—

评论(16)
热度(257)

© 兆千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