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记一桩发生在KTV的惨剧

·毕竟这是一个一言不合就唱歌的西皮【

·昨晚写完时太晚没来得及修,刚刚刷Tag发现撞了梗。犹豫过但还是想发出来,说声抱歉


K市最近有两件大事,一是荣耀第十一赛季的全明星周末,二是某X姓歌手的巡回演唱会。

两件事前后只差三天,于是各战队顺理成章地被大雨堵在了酒店,不得不集体改签机票。

东道主百花体贴地送来了雨靴,张伟还热情洋溢地安利他的皮划艇。众选手并不懂在K市这个不怎么内涝的城市为何会用到这种装备,无情地拒绝了他。

蓝雨全员窝在酒店里,联机打了一下午游戏。傍晚的时候他们吃掉了酒店送餐,黄少天开始觉得,这群在家打游戏出门也打游戏的宅男真是不能好了。他决心肩负起自己作为副队的责任,拉扯广大队友向现充再进一步。

黄少天看上了酒店不远的一家KTV,出门挨间敲门卖安利。20分钟后,他收获一个活泼的卢瀚文,一个生无可恋的郑轩,一个“你们开心就好”的徐景熙,一个不置可否的喻文州。

宋晓被老妈抓回家去相亲,订了当晚的高铁。然而相亲是次要——毕竟他才二十挂零,安抚老妈是主要,见识过宋家妈妈的脱线风格,蓝雨众人觉得宋晓大心脏是很有道理的……李远睡死了,谁人胆敢敲门他能起立杀人。郑轩此时十分羡慕队友的起床气。

一行五人穿着百花的友情雨靴出了门。看出了黄少天只是假借副队责任名义拉人出去玩的郑轩落在最后,觉得他们真是有病。

K市不愧是春城,愣是把冬雨下出了春雨的气势。蓝雨一行艰难跋涉到KTV,在前台狭路相逢一队微草。刘小别、高英杰、许斌、柳非、袁柏清站在王杰希身后,撑出了两军对垒的气势。

黄少天刚在全明星上被王杰希用一个星星射线怼光了血条,此时十分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队用一摞签名贿赂了前台姑娘,开了一个超大包房,无论是相逢一笑泯恩仇还是一言不合就斗殴都很方便。

进门之后黄少天直奔点歌台,然而实际上并没有人想和他抢麦克风——比起听黄少天说话,大部分人还是更愿意听他唱歌。他选了首《漫漫人生路》来热场,对着屏幕空自深情,实际上遵循光的反射原理都通过屏幕落到了郑轩眼里。郑轩开始觉得软沙发坐得不太舒服,迫切想和身边徐景熙换个位置。

之后麦克风被传给微草,王杰希打头阵,对着触摸屏戳出一首《恋曲1990》。黄少天哈哈哈笑起来,“有无搞错啊王大眼1990年你出生了吗?新时代好青年要有点朝气嘛,这就开始老歌大连唱你和时代脱节多久了啊?”

王杰希不理他,刘小别则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你刚才先唱的邓丽君好吗。”

黄少天实力嘲笑,“对啊年轻人我就是和时代脱节很久了,比不上你们青葱水嫩都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来,给叔叔背一首静夜思?”

刘小别觉得槽点太多他懒得吐,高冷地瞥了他一眼,伸手去拿今晚的第三瓶可乐。

正巧间奏,王杰希沉默地看了他一眼,于是刘小别“啪嗒”一声把可乐瓶子撂回去了。

论积威甚重。

王杰希唱完一首,放下麦克风去找喻文州。后者一直在角落里做一个安静的男子,每曲终了时无差别地摇着沙锤以示喝彩。另一支沙锤在郑轩手里,于是这个彩就喝得很是闲庭信步。

喻文州把手上扒好的枇杷递过来。王杰希咬了一口,“甜。你不去唱?”

“等翰文唱够的。他其实特别喜欢唱K,但是赛季中间比较忙,夏休又要回家,很少有人带他去。”

他们说话的间隙,卢瀚文拿起麦克风,来了一首……让在座各位感到了一点代沟的歌。他还想拉刘小别合唱,被疯狂挣脱了。刘小别说:“行行好,我完全记不住你这个调……”

点歌权又传到微草,然而剩下几位里没有K歌狂人,互相迟疑了一下,麦克风就又到了黄少天手里。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还有没有人要展示了?积极一点,过这村儿没这店儿了啊?”

他的儿化音十分羞耻。众人纷纷表示,你唱吧,只要别说话怎么都行。

黄少天假装没听到,“不说话就当你们默认了啊。今天我们有妹子莅临,为了不让妹子因为和你们同流合污感到痛苦,我提议咱们来玩个国王游戏吧!”

柳非在一旁微笑挥手,其他人则开始吐槽这个神因果的逻辑何在。

黄少天继续,“我们这个国王游戏,是创新的游戏,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游戏。我们今天不问初恋,也不要电话号码。国王可以抽出两张牌,让他们合唱一首歌。怎么样?很简单吧?很容易懂吧?不需要破廉耻吧?还有人有其他建议吗?”

也许有人有,但是大家都懒得提,因为很显然黄少天是个假民主的真独裁。黄少天等了三秒没有反对意见,于是翻出一副扑克,开始洗牌。

他炫了手花式洗牌,但是蓝雨众人司空见惯,微草众人绝不夸奖宿敌,反应十分寥落。黄少天不满地一挥手,示意众人抽牌。

第一轮抽到大王的是许斌。他想了想,“2和9?”

一脸难以置信的袁柏清和一脸懵逼的徐景熙举起了牌。

许斌又想了想,“唱……纤夫的爱?”

袁柏清吓得声音都变了,“副队……?”

许斌表示,不要怨我,我什么都想不起来,然后看了看热门点歌榜。后面以黄少天为首的蓝雨毫无队友爱地笑成一团。

奶妈组来了一轮石头剪子布,结果袁柏清悲愤地去掐着嗓子唱于文华,徐景熙不动如山地唱了尹相杰。

第二轮,徐景熙苦尽甘来,他举着大王,“嗯……Q和K?”

卢瀚文和黄少天嘻嘻哈哈举起手。

徐景熙眼底精光一闪,“来首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吧。”

黄少天震惊了,“搞搞清楚?坑你的是许斌哦?”

郑轩说,谁让你提的这个倒霉规则。敢得罪奶妈,我看你是疯了。

微草和蓝雨这次同仇敌忾……地笑了起来。卢瀚文躺了一回枪,刘小别在一边看,觉得蓝雨这个队伍简直没救了。

第三轮,黄少天亮出大王笑傲江湖,“我看看啊……我生日是8月,首先来个8。再其次夜雨声烦是4个字,再来个4。8和4!举起你们的牌!”

王杰希和喻文州淡定举手。

“啊哈队长和王大眼!真是风水轮流转今日到我家。来来来我想想,让你们唱一首什么呢……好了,就这个!”他还故意卖了会关子,挤到点歌台前直接点了歌。

歌名切出来,今天你要嫁给我。

在场的不明真相群众感觉被雷焦了。

而作为明真相的那部分群众,高英杰重点跑偏地发现目前这个游戏运行得十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郑轩则感觉,黄副队的这个表现,是值得一星期秋葵加餐的。

王杰希面色毫无波动地接过麦克风;喻文州面色毫无波动地起身走到点歌台前降了key。前奏过后,两个人面色毫无波动地开口。

王杰希唱男声,喻文州唱女声。

黄少天本想恶整一下王杰希,谁料自家队长并不配合,反而感觉被秀了一脸。

他心里很苦,感觉自从王杰希和队长开始拍拖,他就再也坑不到那个王大眼了。护短!赤果果的护短!

两位当事人表现得太平静,全程没有眼神接触,以至于完全没有爆点。只有刚刚和徐景熙换了位置的郑轩看见王杰希避过灯光,动作很小地握住了喻文州的手,用的还是十指相扣的姿势。

我眼神怎么就这么好呢……资深单身狗郑轩痛苦地捂住了眼。

游戏再开,王杰希放好麦克风,装作目不斜视,严肃地问:“Marry me?”

喻文州对于魔术师天马行空的思路适应良好,何况还有黄少天一记本意是坑人的助攻在前,不算跑题。他淡定地答了一个字:“嗯。”然后摸出手机来查攻略。

黄少天过来让他俩抽牌,瞥见喻文州手机屏幕上“加拿大旅行结婚攻略”的标题,破天荒一句话也没说,带着好像吃了王不留行一样复杂的表情转身走了。

这次大王落在高英杰手里。众人顿时用看天使一样的眼神看着这个善良的后辈。高英杰还是不太习惯在赛场之外成为视线中心,犹豫着说,“……3和……4?”

徐景熙沉默地举起了手。袁柏清一脸崩溃。

黄少天开心了起来,“哈哈哈徐奶,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徐景熙颇有大将之风地开了口,“小高同学啊,你看你们袁奶已经快害羞到上吊了,再来一轮对他的身心健康不好,要不这样,我们这轮选大冒险,去给大家买饮料,你看好吧?”

这个发展太不套路,高英杰有点不知所措,下意识回答:“啊,好。”

徐景熙拉着袁柏清,像风一样地……买饮料遁了。

黄少天在他们身后喊:“这游戏里没有大冒险!”

等他们扛着两箱饮料回来的时候,发现郑轩痛苦地在和许斌一起棒唱《心想唱歌就唱歌》,就是刘三姐里的插曲,“什么水面打跟斗,嘿了了啰”那首……好像这轮国王是卢瀚文,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到的。

人类太邪恶了。

众人闹得太欢,已经忘了数人数,负责分牌的黄少天又有意放王杰希和喻文州二人世界,他们已经轮空了两轮。喻文州随着大家去取了一听饮料,给王杰希带回一瓶矿泉水。

王杰希非常不赞同地看着那个铁质易拉罐,“今天最后一罐。”

喻文州拧开矿泉水瓶子给他,表达“喝水,不要讲话”。

他们没有公开关系,也没有隐瞒,有心人自然能看出来。蓝雨全员细心,发现以后试探着问了喻文州,得到一个坦然回答,带着三分纠结七分震惊接受了。而微草,可能是因为队长单亲爸爸影响比较糙,目前只有高英杰和许斌发现。

王杰希觉得扯证换戒指之前还是得特意说一遍,免得吓到几个小朋友。他迅速开始思考起了方案,又想是不是顺其自然比较好,一时陷入了纠结。

这可真是难得。他一直是个直线思维,发现问题就处理,处理不了就换方法。从接任队长到换打法都是遵循这条原则,向来认为反复比较是浪费时间。然而现在他迟迟拿不出决定,却能感到一种很淡的安定感。喻文州在旁边一无所知的样子,放松身体靠在他身上,看老实人许斌花样再坑今天的幸运E袁柏清。

伴侣在身边,队友在身边,认定的事业也在身边。站在现在的时间点上,他很想说一句生涯无悔。

不过中国好队长王杰希并没在自己的思维里沉浸太久。看了表已经接近十二点,他推了推喻文州,“哎,该回去了,明天还要早起赶飞机。”

喻文州慢半拍似的,转过头来看他,脸色有点泛红。

这怎么……好像喝了酒?黄少天开场时装模作样开了瓶啤酒,然而并没有人喝啊,瓶子还好好地在那放着呢……王杰希眼神一转,借着晃过来的彩灯看到喻文州手边的易拉罐。

菠萝啤酒。

奶妈组眼大漏光,当成菠萝汽水扛了整整两箱回来。王杰希环顾了一圈,回忆着有谁没喝,却发现大家都有点亢奋过头。

他哭笑不得地比了个V字问,“这是几?”

喻文州不说话。

好在喻文州虽然量浅,但是酒品不错,国家队庆功的时候他见识过一次。只是其他人就不一定了,比如那个正对着果盘泪流满面的刘小别,还有他旁边把空调遥控器当成手机按来按去找锁屏键的徐景熙。

连唯一的妹子柳非都在角落里睡着了。清醒人王杰希坐在一地醉鬼之间,感到了一点忧愁。

他想先给喝高了的对象倒杯水。然而对象并不配合,执着地拽着他的袖子不撒手,好像怕他跑了似的。

对待醉鬼要十足耐心。王杰希放软了声音,“文州?怎么了?”

喻文州做出思索的表情,好像在回想什么。王杰希看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轻轻掰开他手指,想要把袖子扯出来。

不料喻文州很警惕,一时抓得更紧。他想起了什么,冒出句白话,“王给黑。”

“王给黑。”他重复了一遍,“我中意你啊。”

不是没有说过爱,然而这句醉后告白来得突然,王杰希一时有点愣住。喻文州专注地直视着他,壁灯的暖光折射进他的眼睛,看起来那么亮。

他大约能猜到一点缘由。这赛季微草的战术重心开始向高英杰转移,招来一堆冷嘲热讽,甚至“魔术师老了”还上了一天热搜。王杰希本人其实毫不在意。

然而有人心疼了。

他突然觉出心下一点柔软。

“我也爱你。”他轻声说。

 

柳非迷迷糊糊起来,发现王杰希和喻文州执手相看,黄少天和高英杰头靠着头,许斌倚着郑轩的肩膀,徐景熙枕着袁柏清的大腿,卢瀚文坐在刘小别膝盖上……

这可真是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才会发生的事情。

她拍了张照片,想要发到女选手群里吐槽。然而毕竟是有点醉了,手一滑,贴到了微博上,自己还没发现。

当晚蓝溪阁和中草堂开始了新一轮仇杀。

晓·大心脏·宋先生在高铁上闲极无聊刷开微博,此时正一脸懵逼。

—完—


评论(11)
热度(356)

© 兆千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