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苏]Twinkle

·末世Paro

·时间线有改动,叶修是叶修,刘皓代旧嘉世队长,其他人参照第十赛季

·梗自《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楚云秀旋开一支口红。

颜色是很正的大红色,膏体细腻色彩柔和,带着淡淡的香气。

“高级货。”苏沐橙凑过来看了看,下了个结论。

物资配给开始限制之后,这种并不实用的小东西按理说应该已经绝迹了。然而需求永存,市场与其相辅相成,只要有门路,在黑市搞到口红并不是件很难的事情。

“我都忘了怎么涂。”楚云秀说。

“快想起来,你一会还得自己画眼线涂睫毛膏打修容。嗯,底妆上得不错。”苏沐橙一本正经地开她玩笑。

她们本来有个化妆师,然而被楚云秀以“习惯了精神紧绷,不适应和人距离太近”的理由请走了。那个小个子女人答应得干脆,眼睛里有着很雀跃的怜悯。

她可能以为自己看到了战争的另一面。然而她的想象或许和现实南辕北辙。

因为战争在离她很远的地方。

 

异形生物攻占地球大约是科幻作品中一个经久不衰的主题。我们已经很难追溯这种想象的源头,但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人确信这种事会真的发生。

直到那一个闷热的北半球夏夜。潜行而至的异形包围了人类城市,一场漫长的拉锯战宣告打响。

它们来自深海,来自地心,有类似于昆虫的身体构造,带着仿佛随机组合的口器、鳞甲、触手、骨刺和棘突,源源不断。生物学者们开始试图给它们分类,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什么结果。它们完全没有规律。

人类将其命名为“虫族”。


这场战争已经持续了十年。

 

“我来帮你画眼线?”苏沐橙问,很有兴致的样子。

“好啊。”楚云秀把眼线笔递给她。

苏沐橙接过,却没动,“我以前看过的,什么样的眼形配什么样的眼线画法……都忘光了。”

“随便画一下就好。”

“你眼角上挑,是不是在眼尾晕一下比较好?”

“来吧,快要到时间了。”楚云秀说,把镜子挪到苏沐橙旁边,自己坐过去。

“你可以耍大牌啊。”苏沐橙笑了,“别紧张,别眨眼,看着我,头不要动。”

她的手在抖。

对穿的伤口还没愈合,被液体绷带固定着,隐藏在衣物之下。用了抗生素,但还是在低烧。脸色也很苍白。然而嘉世“大捷”,烟雨顶着压力守住了防线,人们想看到美女枪炮师和美女队长在台上说“城市群很安全,一切都在控制之中”。至于她们是不是已经不眠不休作战72小时,是不是还带着伤,没有人关心。

事实上这次嘉世防线溃败的速度匪夷所思。接敌警报响起后只过了23分钟,阵线就已经压到了进行远程火力支援的苏沐橙面前。

火炮近战不易,她很快挂了彩,然而对比身边反应不及被虫族撕碎的新兵,她还是幸运的。

苏沐橙向嘉世总部求援。然而通讯频道里一片空白,没有蜂音。

她于是明悟了。事实上从叶修在战场上“失踪”开始,这一天就迟早要到来。但是苏沐橙没想到为了干掉她,刘皓舍得用一支小队和一座城市陪葬。

生死关头没有愤怒的时间。她试图救援战友,然而这些第一次上战场的孩子被吓坏了。他们僵硬地站在蜂拥而来的虫族前面,无法对苏沐橙的任何指令做出反应。

哭号和尖叫很快被肢体撕裂的闷响淹没。在虫群进食的狂欢里,苏沐橙只能听到自己一支手炮在响。

肾上腺素的爆发让她感觉不到疼痛,奇迹般地,她扫灭了这一支虫族的“小分队”。然而这东西的习性和蚂蚁差不多,这一支探路的虫族把消息传了出去,虫群已经在行动了。

最近的城市在三百公里以外,虫群跨越这个距离只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并且这座城市没有驻防。而她没有交通工具,没有通用通讯工具,连报信都做不到。

陷入没顶绝境,苏沐橙反而平静了下来。弹药已经基本打空,她身边剩下一具肩扛式火箭炮,炮管因为连续发射而冒出丝丝白烟,恐怕已经弯了。苏沐橙把最后一发炮弹上膛,又刨出几块C4炸药,把炮口堵住。

然后她坐在原地,等。

虫群来得很快,黑压压的一片在地平线上冒头,风里带来由淡至浓的腥臭味。

苏沐橙的手指稳定地扣在扳机上。她不用瞄准,只要扣下去,炸膛的炮弹会引爆C4,把她和周围的虫族一起炸成烟花。

事实上这无济于事。虫群将在这里损失十几只个体,然后扫荡这片战场,直奔三百公里之外的城市而去。她只有一个人,做不到阻击和歼灭。

她只是不能后退而已。

虫群近了。

这一刻她没有想到叶修,没有想到苏沐秋,也没有想到楚云秀。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如同覆雪的荒原,风在其上呼啸而过。

苏沐橙微微用力,手指下压。

虫群扑过来,带着进食的狂喜;同一个瞬间,她身前有荧蓝色的光幕升起,在头顶合拢。而后空中火力如暴雨般倾泻而下。

蓝雨的补防到了。

 

“画歪了。”苏沐橙的声音响起来,“要卸掉吗?”

“不用。”楚云秀回过神,“可以修好的。”

她抽出一根棉签,沾了点粉底液,对着镜子把画歪的地方修掉。

“你刚才在想什么?”苏沐橙问她。

“在想我们这次大概抢了文州和杰西卡的风头。”楚云秀笑了笑。

苏沐橙看出她不想说真话,于是顺从地转移了话题,“那倒是。如果不是为了收拾嘉世的烂摊子,他们应该还在轮休吧。”

这次晚会原定还有王杰希和喻文州出席,和她们正好凑成两对,打得是俊男美女的招牌。然而蓝雨现在驻守原本嘉世的防线,支援微草撕开虫群的包围,把它们赶到东海上。

嘉世的“大捷”,其实和嘉世没有丝毫关系。联盟中存在两股势力博弈,一方纵容嘉世兵败,另一方调动了蓝雨和微草。幸好他们到得足够及时,这个城市群最终免于被夷为平地。

“还有轮回。你知道吗,主办方还联系过周泽楷和孙翔。”楚云秀说。

“然而轮回现在在东海上,也等着给嘉世收拾烂摊子。你说刘皓真是何德何能,劳动联盟三个功勋队长。”苏沐橙冷笑了一下,流露出一点尖刻,又很快被收拢回去。

她叹了口气,“我来的一路上看到城市里的人,觉得他们也挺幸福的。只要联盟一作死,虫群就可以压到离城市三百公里的地方。然而他们不知道,还是每天正常上班上学,周末还能来看个文艺晚会。”

“会好起来的。”楚云秀安慰她,“老冯很快就能上位了。失去了联盟高层的支持,刘皓风光不了太久。”

“冯宪君也是拼。研究半辈子数学符号,四十岁了开始拯救世界,真是传奇。”

“叶修也会回来的。”楚云秀轻声说。

“我知道。他现在很安全,刘皓恨得牙痒痒。”苏沐橙顿了一下,“回来也不要再进嘉世了——我也要走。我们不在,刘皓没了眼中钉,应该不那么容易像这次一样上头,对还在嘉世的人也是好事。让老冯去对付他和陶轩吧。”

“来烟雨吗?”楚云秀掩下郑重,装作若无其事地问。

“联盟规定,同队不得谈恋爱,楚队。”苏沐橙狡黠地笑了起来。

她压过来,捧着楚云秀的脸,轻轻吻上去。

 

“口红花了。”她们分开以后,楚云秀亦真亦假地抱怨。

“再涂一遍好了。”苏沐橙把那支金属管子推过去。她气息还不太稳,面上泛起了些嫣红,衬着嘴角沾上的口红,显得有了些血色。

“算了,也没有花很多。幸好你没咬。”楚云秀站起来。她已经换上了主办方提供的礼服,靛蓝色的素软缎,抹胸鱼尾款式。头发也做过了,在肩头垂成曲线柔和的波浪。这样的楚云秀看起来和平时很不同,带着一丝属于城市群的气息——光鲜的、安定的,不必枕戈待旦,也不必夙夜忧心。

她轻轻推着苏沐橙在化妆间的小沙发上躺下。苏沐橙没挣扎,带着了然的神情看着她,明知故问,“干嘛?”

“你在这里睡一会。等醒过来,我就回来了。”楚云秀拿过换下来的军服外套给她盖上,“我一个人去,替你耍个大牌。”

 

楚云秀轻轻掩上门。满面笑容的工作人员迎上来,看她只有一个人,愣了一下,“楚少校,苏大尉是还没有化完妆吗?”

楚云秀礼貌地微笑,“她不舒服,需要休息。我自己就可以。”

“可是……”工作人员迟疑着。

“只不过是多念一份台词而已,没问题的。”楚云秀直视着那工作人员。

对方不得已也看着她的眼睛。在他眼里,这女人笑得很温柔,态度也和善,但是说话间带着不容质疑的气势。那双眼睛里有着似乎淬过火沥过血的光,锐利而迫人。

工作人员几乎是不由自主地答应了,“好的好的,那我带您去候场……”

“不用了,来的时候我记了路。”楚云秀朝他挥挥手,做了个随意的告别。

她转身,穿过光线暗淡的走廊,走向彩灯、欢呼和揭幕的谎言。

—完—



评论(9)
热度(78)

© 兆千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