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爱情故事突然发生

· 一个鹅飞猫跳【的故事


第六赛季总决赛造就了联盟中继嘉世霸图之后的第二对宿敌队,血腥程度直逼第四赛季末。职业选手已经开始夏休,网络上庙粉药粉仍然掐得烽烟四起,从游戏到社交平台,全方位多角度,每天要三次决战紫禁之巅。

事件中心人物之一王杰希则过着平静的日子,除了给微博加了几个屏蔽关键词——这算是不得已而为之,夏休开始第二天他随手打开手机客户端,被源源不断的消息提醒卡得闪退了三次。王杰希现在早睡早起,每天锻炼,定点帮公会抢boss,还发掘出点烹饪小爱好。然而天生不足,成品卖相比较凄凉,尚需勤来补拙。

后来他表姐夫妇俩突然都要出差,家里老人又集体组团去了东南亚海岛游,一时无人可以托付猫,只好来拜托王杰希。他答应了,然后对着这两人从后座抬出来的四个大号纸箱目瞪口呆。

真是亲生的猫。

此猫乃是一只中华田园公公,名叫国王,重逾十斤,体型珠圆玉润,脾气却十分喜怒无常。

国王陛下来的第一天就霸占了沙发上阳光最好的地方和最软的靠垫,瘫成一个妖娆的贵妃醉酒姿势,看临时铲屎官王杰希任劳任怨地组装猫窝。

它看了一会就失去了兴致,弯起腰安静地舔爪子。王杰希觉得有趣,伸出手想摸摸它。国王感觉到了,停下动作,转过头对着他,缓缓露出两颗尖牙。

王杰希:“……”

他把手缩了回来。

第二天早上王杰希睁开眼,看见国王陛下正蹲在衣橱顶上,直勾勾地盯着他。发现他醒了,猫立刻向后弓起身子,后腿蹬踏,像个大型的长毛炮弹一样直奔他的肚子而去。

王杰希吓得迅速坐起来——考虑到国王陛下的体积,要是砸中了他得把昨天的晚饭都吐出来。国王一下扑空,就地打了个滚,站起来不满地喵了一声,翘着尾巴走开了。

……之前没看出来这猫可能和他有仇。

然而他还是得每天给国王陛下准备新鲜的水煮鸡胸肉。

由于王杰希最近频繁实验,冰箱库存总是在告急。前一天晚上他不得已用掉了国王的鸡胸肉,转天不得不顶着猫谴责的目光出门补给。

然后他在离家500米的十字路口万分惊诧地拾取了一个喻文州。

一开始他只是觉得那个背影有点像,犹疑着走近了几步,听到那边正在打电话,声音特别耳熟。

喻文州的语气听起来有点苦恼,但还是温和的,“这样啊……好吧,我知道了,没关系,……嗯,好的,我去试试……谢谢,再见。”

王杰希走过去,轻轻拍了对方的肩膀。

喻文州回头,愣住了,“……王杰希?”

“如假包换,童叟无欺。”王杰希说,“你这是来旅游?”

然后他听到了一个比较曲折离奇的故事。

喻文州他堂妹在S市读大学,暑假不回家,家里老人差他前去探望。堂妹热烈欢迎,积极主动要求帮忙订机票。

订票网站上“热门城市”一栏B市和S市挨着,堂妹手一滑,鼠标指针戳到了B市上。电话号码填的又是她自己的,短信来时她正在和喻文州讲电话,随口说了日期和时间,没提航班号。

喻文州准时到了新白云机场,在自动值机机器前刷过身份证,发现有什么十分不对。堂妹接到电话,一脸懵比地去查订单,才发现自己实力坑了哥。

正逢暑运,航班改签不怎么容易。堂妹羞愧地建议B市那么大,他应该去看看。喻文州想了想,手机定了个酒店,按票面登了机。

然而根据墨菲定律,人总是走在由倒霉向更倒霉的路上。喻文州刚刚接到电话,酒店系统出了问题,预定失效,现在已经没有空房了。

“前台刚刚建议我试试别家。”他补充道。

B市最近展会繁忙,周围地段又好,时间已近晚饭,当天估计是订不到空房。王杰希因此决定日行一善。

“去我那吧。”他说,“我自己住,客房空着。你对猫毛不过敏吧?”

 

王杰希领着喻文州进门,先把猫赶走,再把人在沙发上安顿好。又注意到他额角有汗,怕着凉,回手把空调打高两度,进了厨房去放东西。

过一会他想起忘了提醒喻文州小心恶猫,探出头来刚想开口,就被眼前景象震惊了。

国王懒洋洋地在地板上把自己伸成一条,带着“朕恩准你这个凡人来给朕挠挠痒”的表情把肚皮露给喻文州,容忍他轻轻摸着自己的毛。

“这猫和你关系不错。”王杰希心情复杂地说。

“和你关系不好吗?”喻文州问。

国王用实际行动回答。听到了王杰希的声音,它打了个滚站起来,冲着他威胁地“呵”了一声,趾高气扬地走开。

“难免的。”喻文州忍着笑,“它是不是叫国王?王不见王啊。”

王杰希顺着这个思路想了想,发现居然十分有道理。于是他正儿八经地说,“那它让你碰也是合理的,猫总是喜欢鱼的是吧。”

说完他回到厨房继续料理排骨,喻文州跟过来,兴致盎然地问,“你要做什么?”

“糖醋小排。”王杰希沥干水,烧热油,就要下锅。”

喻文州看着,迟疑了一下,“这个是要焯水的吧?”

王杰希停下动作,回过头茫然地看着他。

喻文州举手自荐,“我来?”

于是位置对调,王杰希坐到沙发上和国王陛下井水不犯河水,喻文州在厨房里问,“冰箱里有什么不能用吗?”

王杰希想想国王的食量,“鸡胸肉需要留一半,剩下都可以用,你自由发挥。”

一个小时后,喻文州端出两碗鸡丝凉面,一盘涝汁青瓜,主菜糖醋小排看上去有点糊,王杰希尝了一下,味道还不错。

喻文州边解围裙边说,“你家的是电磁炉,火候不太好调,要是煤气灶能做的更好看一点。”

王杰希心里已经给他这项技能点了个赞,嘴上还要不服,“喻队,咱谦虚点好吗?”

喻文州不理他,拉开椅子在对面坐下。

正在神之领域掐得不共戴天的庙粉药粉看见这景象估计要气成河豚。而且现在这屋子里就已经有只长毛河豚鼓起了肚皮。喻文州忍了两分钟,终于忍不下去,指了指国王,“它为什么一直瞪着我?”

王杰希很高兴,感觉这猫的猫设没变,威武不能屈,是条好汉子……好公公,晚上给它加餐。

他夹起一筷子鸡丝,冲着国王晃了晃又送到自己嘴里,咽下去之后才慢条斯理地说,“因为你抢了它的肉。”

国王陛下高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跑了。

喻文州:“……”

 

吃了饭,洗了碗,长夜漫漫还远,两个职业宅男一看表,又到了每日功课的时间。书房的电脑椅被国王陛下占了,最后他们一人抱着台笔记本在沙发上相对而坐,组了个队排竞技场。

喻文州的小号是个术士,王杰希的是魔道。他们排到一队剑客带弹药,那剑客开场不动手,反而冲到王杰希面前开始冒文字泡,“王大眼早上好啊,我和你讲,男子汉大丈夫要讲究仁义礼智信,我们队长现在落难在你家,你要是落井下石就是不仁,趁人之危就是不义,摆脸色就是不礼,不给饭吃就是不智,限制人身自由就是不信。你要考虑好,要做个好人啊王大眼。”

早上好个鬼你是刚起床吗。王杰希烦死了,只能庆幸黄少天此时没有麦。他笔记本也没连麦克风,打字回复,“今天晚上吃鱼,先煎后炸。”

黄少天居然很满意,“可以可以,你别先奸后杀就行。”说完剑客拉着弹药自杀了。

王杰希:“……”

他们庙里的和尚能不能好好和人聊天了!

黄少天刚走,术士就和他强制拆了队,组了那个弹药,王杰希没办法,组回黄少天,二对二开打。

喻文州在对面若无其事地说,“你今天好像没买鱼?”

魔道剑客对术士弹药,王杰希不懂这个竞技场有什么可打的,他费解地问,“你这是图什么?”

喻文州笑眯眯的,“好玩啊。”

……王杰希还是不懂,只能归于水瓶座男子风一样飘渺的思路。弹药术士组很快落败。弹药立刻下线,想来郑轩此时心累如狗,并不想和这些神经病再讲一句话。王杰希踢了黄少天,等着喻文州来和他重新组队,突然觉得拉着远方来客一起宅好像不是待客之道。

“你明天想不想去哪?”他问,“长城?颐和园?故宫?后海?南锣鼓巷?”

喻文州切出游戏查了查天气预报,晴,34度。

王杰希那边备选已经列了一串,他感到有点盛情难却,“有没有……不那么活泼的项目?”

“把你的诉求简单说一下。”

“别太晒,户外时间不要太长。”喻文州思考了一下,又补充,“最好有空调。”

这个要求下最理想的选择是去国博,然而第二天周一,博物馆闭馆。

王杰希打开搜索引擎,翻了几个京郊短途攻略,“这有个……生态园,怎么样?”他念着页面上的介绍,“采摘,钓鱼,晚上有个篝火晚会,懒得动还有空调房。”

“行。”喻文州很干脆地答应了。

王杰希于是去订房。

他们在竞技场里消磨了这个晚上剩下的时间,定了闹钟,准备第二天一早出发。

 

王杰希开一辆黑色斯巴鲁森林人,周一他的车不限号,省去不少麻烦。

去的路上他开。喻文州倒是有本,为了在S市租车也带了,但是路不熟,还是要指望老司机——字面意义上的那种,来带飞。

王杰希熟门熟路拐上五环,压着限速,打开了导航。

这时他手机响了,看了眼是昨天生态园的号码,他腾不出手,示意喻文州帮忙接一下。

喻文州接完电话,用一种凝重的表情看着他。

王杰希侧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他们家门前那条路塌了,正门进不去,后门没有车道,需要把车放在停车的地方,步行半个小时过去。”

“说好的锦鲤呢喻文州?你这几天也太倒霉……回头去雍和宫上个香吧,真的。”

“求神不如求己啊……”喻文州玩笑着感叹。

“也对,忘了您自己就是方丈。”王杰希一本正经地由着话题跑偏,“喻方丈,麻烦您让黄少天修个闭口禅,全联盟都记得您的大恩大德,蓝雨庙立马功德圆满。”

“少天那是天性,功德不能强求。”喻文州严肃地护短。

店家把他们的临时停车场地址发了过来,两人开到地停好车,下来开始用两条腿丈量盛夏九点钟的太阳。

幸好他们还算轻装简从,一人一个双肩包。这个季节的郊外算是充满生机,荠麦弥望,玉米大豆间作,绿意沁人心脾。走出一段他们开始拿手机拍照,互相在对方的照片里用背影、手和鞋子来充当道具。

王杰希的鞋带散开了,他蹲下身来系。喻文州在一边等他,顺便开着导航查剩下的距离。

他系完一抬头,看见远处有个白色的影子正向这边移动。王杰希拿出自己双眼5.1的视力分辨了一下,觉得那可能是只鹅。

他们走出一路只遇到自己两个会动的活物,这只鹅可以做个不错的模特。王杰希在脑海里想出几个构图,顺手拉喻文州来看。

不料喻文州瞄了一眼脸色大变,拉住王杰希的手直接把他从半蹲的姿势提了起来,力气简直和身板不成比例,然后就着这个姿势把人拽紧,拔腿就跑。

王杰希头几步没跟上,踉跄了一下,满腹疑惑,“这是怎么了?”

“那只鹅对着我们冲过来了啊!”喻文州冲他喊。

王杰希,城里宅男,第一次与大白鹅零距离面对面。

喻文州拖着他跑出了夺路狂奔的气势。王杰希回头看,发现那只大白鹅扇着翅膀,和他们的距离居然还在不断拉近。

考虑到他们和鹅的腿长对比,这简直不科学。

喻文州还在对他喊,“别回头!专心一点,快跑!”

……不是,他怎么这么有经验啊?

在夏天顶着大太阳负重奔跑简直是种折磨。据说一个宅男等于0.5鹅,他俩加起来或可一战,王杰希简直恶向胆边生,很想现在转身去手撕大白鹅。

前方出现一堵矮墙。喻文州推了他一把,王杰希拿出了读中学时翻墙的本事,在墙头一撑,翻身上去,回手把喻文州拉上来。

大白鹅在墙根下紧急刹车,用喙去啄喻文州的鞋带,他们赶快把腿缩上来。

“我们怎么着它了?”王杰希百思不得其解,“我们一路上就遇见这一只鹅。”

“不知道。”喻文州还在喘,话都说得不太连贯,“倒霉不需要理由。”

他俩对视了一眼,忽然觉出这个场景十分可乐,笑得停不下来。

王杰希笑了一会,突然发觉这景象让他有点即视感,他想了想,发现是从前看过的一部老电影。

在那部叫做《迷失东京》的电影里,过气电影明星哈里斯和百无聊赖的观光客夏洛特结伴而行,在东京街头遇见持械黑帮,语言不通产生误会,被一群人追赶,手牵着手奔跑在入夜的东京。就像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冒险,一次计划外的逃亡,他们穿过车水马龙的街头和人迹罕至的暗巷,直到上气不接下气,停下的时候发现身后早已经没有追兵。他们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都市灯火阑珊的霓虹,然后一瞬间,坠入爱河。

王杰希一直觉得这是个走形的吊桥效应。

类比一下现在的场景,就是担任微草战队队长、有“魔术师”之称的电子竞技选手王杰希,及其有夺冠之仇的宿敌对蓝雨战队队长、位列四大战术大师的喻文州,在夏休期的京郊土路上遇见一只大白鹅,语言……姑且还是不通,被追着不放,不得不一路狂奔。

时间地点人物事件都充满了槽点。

然而此时此刻这个联想本身就有点离奇。

喻文州没有看他,此时正在擦笑出来的眼泪。如此活泼的蓝雨队长算是少见。同年出道的黄少天画风跳脱的要人命,郑轩懒成精,对比之下喻文州就好像总带着点游刃有余的少年老成。王杰希和他从第二赛季认识,私交不错,但像这样面对面地大笑出声还是第一次。

回想起来他昨天在竞技场坑人时的画风倒是也很活泼……王杰希刚要细想,身后忽然有人说话,“你俩还要在这墙上挂多长时间?”

他手一下子没扶稳,差点仰面摔下去。

喻文州也是一阵手忙脚乱。他们回头,身后墙里站着个老大爷——看来这是人家的院墙。

“大爷,不好意思,不是故意打扰的。”喻文州第一时间道歉,“我们现在还下不去,这下面有个鹅。”

“什么鹅?”

“白的,很大。”喻文州比划了一下,“特别凶。”

老大爷从院门探头看了一眼,“哦老李家的鹅嘛。我也打不过。你俩到院子里来吧,外面太晒。”

他们从墙上跳下来,落在院子里,遗憾地得知这家没有后门。老大爷和他们聊得很投缘,拿出沙果和煮玉米来招待。鹅一直执着地在门外蹲守,期间和老大爷家的土狗掐了一场。王杰希看着那狗夹着尾巴逃进门,觉得十分心有余悸。

直到传说中的老李过来领走他家的保镖鹅,他们才得以脱身。

“怎么走?”王杰希问。

喻文州解开锁屏去看导航。

然而他们跑得太远,地图没有收录这一片,规划不出路线。现实位面没有坐标,更开不了自动寻路。

他们面面相觑。

“等人来接吧。”喻文州说。

 

鹅口逃生是这一天里发生的最刺激的事情。后来他们等到来接的工作人员,按部就班摘了葡萄,钓了鱼——两个人加起来钓上一条鲫鱼,一个巴掌长。在太阳下晒得要蒸发,索性逃回空调房补了个午觉。

醒过来时天已擦黑,院子里点上了巨大的篝火,架起一只烤全羊。

两人都懒得动,商量了一下,拖着椅子坐到窗边看热闹。

篝火边有个音响在放苏联老歌大联唱。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有一位少年真使我心爱……满怀的心腹话儿没法说出来……我的心上人坐在我声旁,默默看着我不声响。

我的心上人坐在我身旁。王杰希侧头看了一眼喻文州,觉得这可真够惊悚的。

 

转天晚上王杰希把喻文州送到首都机场,自己回了家。他没吃晚饭,坐在沙发上把自己的思路从头到尾捋了一遍,发现好像,似乎,确实……就是这样。

这听起来实在有点晴天霹雳。但王杰希毕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王杰希,他决心拿出微草人引以为傲的行动力,等到那边差不多落地开机,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刚刚打开通讯录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喻文州”三个字非常提神。王杰希纠结了一下,按了接听。

“王杰希。”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特别郑重,“我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你。我们可以在一起吗?”

这简直好像喻文州掐着节奏扔出一个诅咒之箭打断了他计算好的连招,他们庙里的和尚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人。

不过这次王杰希倒是挺高兴的。

“真巧,我也是。”他说。

—完—


评论(26)
热度(415)

© 兆千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