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星之归处

刚刚发现撞名字了而且撞得一个字都不差,真是,特别尴尬……万分抱歉,我现在就改掉(2017.05.07改  原标题星群坠落之夜)

· 架空

· AI王X?喻


01

“他们说你是个AI,但你看起来和人一模一样。”八岁的男孩很机警地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

“王杰希。”

“听起来不错。”男孩说,“我本来以为你会说‘在问别人名字之前难道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吗’之类的。”

“用不着。”王杰希说,“我有你全部的资料。”

“好吧。”男孩耸了耸肩,“自我介绍还是要做的。”

他带着一种和年龄不符的成熟神情伸出手,“你好,我叫喻文州,很高兴认识你。”

“你的‘高兴’听起来有点敷衍。”王杰希指出。

男孩愣了一下,随即笑出了声,“看来我的演技还不够逼真。”

他笑起来的时候隐约露出一点童稚的影子,看上去似乎匹配了他的年龄。

“那你希望我怎么称呼你呢?”喻文州问。

“随你喜欢。”王杰希回答,随后就有点后悔。

因为喻文州脸上的笑意加深了,他面上浮起一种戏谑的神色——这让他看起来又不那么像小孩了,然后说道,“杰西卡,可以吗?”

“……随你喜欢。”

“王杰希。”喻文州说。

“我想这样称呼你。因为我将要长大和变老,而你会一直是这个样子。”

“所以叫‘叔叔’什么的,不太方便。”

他总结陈词,带着一点暂时还掩饰不好的落寞。

“但我会一直在的。”王杰希说,声音里有着不易察觉的复杂情绪。

“是啊。”喻文州回应。他似乎又开心了起来,“很高兴认识你。”他笑着说,“这次听起来怎么样?”

“很真诚。”王杰希评价。

“我想去花园里晒太阳,你要一起吗?”

 

02

“你好像有一点……”王杰希寻找着措辞,“不太合群。”

喻文州从手上捧着的书里抬起视线,平静地看着他。

“我并不是说你应该怎么做。”王杰希找补道,“只是……多和人交流是有好处的。错过这些有点可惜。”

“你现在看起来像一个忧心忡忡的单亲爸爸。”喻文州评价道。

“我得为自己辩护一下。”他把目光投向窗外,透过图书室的落地窗可以看到花园,几个孩子正在春日阳光下追逐打闹。“作为养子,不合群就是最好的合群。他们想要一个孤僻到易于控制的天才,而不是八面玲珑的社交家。”

王杰希一时无言。喻文州才十岁,但思考问题的模式像是一个成年人。

“对不起。”他说。

“你为什么要道歉呢?”喻文州有些惊讶,“我能感觉到你的情绪很低落。”

“别担心,我会‘合群’起来的。但不是现在。”他踮起脚尖,安慰地揉乱了王杰希的头发,“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03

喻文州十四岁那年收到了中央军校的录取通知书。

他把那张复古的纸制品放在王杰希面前,微笑着,“现在我要开始自己的‘合群’之旅了。”

“你的养父母非常不满。”王杰希有些忧虑,“你要小心。”

“他们的势力很难渗透到军方。我开始脱离掌控了,这让他们不安。”

“然而考虑到我小时候的经历,很难分辨现在他们想要的究竟是一个好用的试验品还是一个听话的实验员。离得远一点比较安全。”

他看着王杰希,忽然说,“谢谢你。”

王杰希沉默着。

“当初是你救了我对吧。你改了判定,否则我大概是会被直接送进生体解剖室的。”

“包括现在,每次我有一些不那么‘恰当’的言辞时,都是你关掉随身监视再替换记录。抱歉,我测试过。”

“我们之间有什么联系是吗?我没有父母,既然能流落到实验室,我猜自己的来历大概不怎么合法。”

王杰希避开他的视线。

“你不想说。”他叹了口气,“我不该逼问你,对不起。”

喻文州说完,忽然踏出一步来拥抱他。

他的身高只到王杰希胸口,少年的骨骼单薄,发丝间有着阳光晒过之后的清爽气息。

“我不想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他把脸埋在王杰希的衬衫里,声音还是很平静,“可以和我一起走吗?”

 

04

“他们在征召家用人工智能。”王杰希阖上门。

“是的,情况很危急。”喻文州从窗前回过头来看他,并没有问他是从哪得到的消息。

“我想要去。”

“这很危险。”喻文州皱起眉。

“你说话的语气好像你才是我的监护人。”王杰希停顿了一下,“我是说,你才只有十六岁,而我是已经成年的完全行为能力人,你不用感觉对我负有什么责任。”

喻文州沉默了一下,“你说得对。但是这真的很危险。我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你陷入危险。你能再考虑一下吗?”

他委婉的说法实际上切中了真相。王杰希对于战争并无偏好;但喻文州会在最前线。

“我得提醒你,我是个AI。”王杰希说,“只要做好核心代码备份,理论上我无法损坏。”

“你是我的家人。”喻文州安静地说。

王杰希看着他,那神情里有种遥远的呼应,似乎陌生,却又带着一丝熟识的亲切,让他一时语塞。

通讯器此时响起来,[文州,C区7号集合,尽快]。

喻文州没动。他执拗地站在原地,像是在等待回答。

“去吧。”王杰希最终退让一步,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我会留在后方要塞,并且每天备份,你可以放心。”

 

05

王杰希在一间很大的备品仓库里找到喻文州。

冷色的光线透过大幅玻璃窗倾泻而下,切割出光暗之间分明的质感。喻文州抱膝坐在黑暗的一侧,身影看上去有些脆弱。

听见脚步声,喻文州把头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我没事。”

王杰希太熟悉他这种先声夺人的逞强。他走近,半跪下来与喻文州平视,一时却找不到应该说什么。他不太擅长安慰人。

最后他选择了拥抱。

仓库里很冷,喻文州穿着单薄的制服,体温因而有些偏低。他把下颌搁在王杰希肩上,轻声地又强调了一遍,“我没事。”

喻文州养父母家族那个由非法人体试验堆叠起来的医药集团于近日覆灭。他们所在的人造卫星集群离主星太远,刚刚才得到消息。

“我就是……有点茫然。”喻文州的声音有些嘶哑,他轻咳了一下调整,继续说道,“你能猜到的吧,我本来想亲手去做这件事。”

“不是报复。但是有很多人遭遇了比我当初更多的伤害,他们没能活下来。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再发生。”

“所以我现在没有目标了。准备了很长时间,想了很多,但是突然不用去做了。”

王杰希搂紧了他。

“你自由了。”他语气轻柔地说,“十八岁生日快乐。”

喻文州抬起手臂环住了他的腰,回应似的收紧。

王杰希笑了笑,“你的毕业典礼十分钟以后开始,现在跑着去的话还赶得上。”

 

06

[警告,自毁程序已开启,请立即撤离。重复一遍,自毁程序开启,请立即撤离]

走廊上的红色警示灯疯狂闪烁。喻文州刷开核心控制室的最后一道门,“叮”的一声,ID卡离开卡槽,门却没有动静。

喻文州拔枪,对着门锁扣动扳机,打光了弹匣里剩下的三发子弹。跳弹擦过他的上臂,血渗了出来。他没有知觉似的,侧过身撞门,在银白色的金属门扇上留下一道血迹。

门开了。一片黑暗中,喻文州冷静地说,“请把G模组的全部权限给我,现在。”

冷绿色的指示灯亮起来,王杰希的声音随之响起,“你疯了。”

“我没有。”喻文州笑了一下,“我有60%的把握。”

“考虑到我们刚才的对话消耗了一点时间,现在是59%。我不会走的。”

王杰希知道这是一个威胁,也知道喻文州就像他说的那样不会离开,哪怕结局是和他一起死在数据感染造成的自毁爆炸里。他沉默了一下,放出了权限。指示灯转为白色,喻文州立即接入。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跳动;字符和代码潮水一样从屏幕顶端向下延伸。

[武器库锁定]

[燃烧部锁定]

[能源舱锁定失败]

[点火系统预热,倒计时一分钟]

“你现在走。”王杰希压过此起彼伏的警报和蜂鸣,他开了扩音器,声音里细微的颤抖因此一览无余,“从3号通道,尽头还有一个脱出舱……”

“嘘,先别说话。”喻文州简洁地打断了他。

他开了另一个窗口,从头开始。

[倒计时三十秒]

“喻文州!”王杰希大喊。

[倒计时十秒,十、九、八、七……]

[能源舱锁定]

[点火系统失效]

[感染已清除,自检系统开始运行]

[自毁程序终止]

“我在这里。”喻文州抬起头,“你安全了。”

 

07

“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想问。”他们相对静默了一会,王杰希先开了口。

“确实。”喻文州赞同道。

接入权限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涌入连绵却不连贯的画面,如同跳帧的电影胶片。那些不是代码,而是记忆。

“但要是你不想说的话,没有关系。”他补充。

“我需要一点时间。”王杰希轻声说。

喻文州安静地等。

“我们曾是军人。”片刻之后,他这样开头。

这个说法让人困惑。但喻文州保持了沉默,等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分别是两支不同分队的司令,蓝雨和微草,你是蓝雨的司令。分队之间关系不太好,但是我们的私交不错。”

“你知道,人类走向宇宙是旧时代的终止。宇宙时代开始之后,人类发展出不同阶层的文明。我们被更高阶层的文明侵略,战力对比上没有优势。”

“我们的文明节节败退。”

“然后终于有一天,我们的文明战败了。蓝雨和微草两支分队打到了最后一秒,我们作为指挥官最后被俘。”

“他们没有善待俘虏的传统。你吃了不少苦头。因为你接触到一个关于我们文明的最高机密。他们判断信息在你脑子里。”

“我猜他们最后也没能成功挖到这个秘密。”喻文州说。

“是啊。”王杰希苦涩地笑了一下,“你在被押送的途中夺了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扣动扳机。在我眼前。”

喻文州怔住了。“对不起。我是说……”他犹豫了一下,“真的,很抱歉。而且这一定会对你产生影响。他们被激怒了,会变本加厉地折磨你。”

“这不重要。”王杰希轻描淡写地说。

“他们的研究员一筹莫展,然后有人提出了利用本能记忆的方案,即默认记忆与基因相伴随。通常这种伴随的记忆都是浅层的,但是他们病急乱投医,最后用你留下的体细胞样本做了克隆。”

“在你的克隆体成长到三岁时,他们终于对我失去了耐心。我的意识被植入一台人工智能终端。”

“我苏醒后的第一件事是篡改了系统,把你的克隆体——就是现在的你,装载到一个伪装成货仓的小型维生舱上。我们成功地逃脱了。”

“后来这个逃生舱被人捕获。那时我的能量不足无法苏醒。等醒来时,你已经被收养了。我伪装成一个家用的人工智能通过了图灵测试,取得认证,想办法混到你养父母家里。”

“这就是全部的故事。”

王杰希停止了讲述。他隐瞒了很多,包括所有关于他和喻文州曾经是恋人的部分。他不想用一个听起来虚无缥缈的故事去绑架他本该重新开始的人生。他今年只有二十岁,人生还很长,应该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我想问个问题。”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感情也属于本能记忆吗?”

“什么?”王杰希下意识反问。他预感到了什么。作为AI早已经失去了血液循环系统,但此刻他有了心跳开始加快的错觉。

喻文州微笑起来;那是个王杰希十分熟悉的微笑,笑意从眼睛延伸到嘴角,带着温和而安定的力量。

“我爱你。”他清晰地说。

 

00

“前辈你好,我是蓝雨的喻文州。”

“微草,王杰希。”

—完—


评论(3)
热度(99)

© 兆千城 | Powered by LOFTER